小说阅读

淫xC(bZ,@p31S7虐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淫xC(bZ,@p31S7虐

    崂山,帅营大帐…

      沈子武坐在首座上,”肃虎,军情如何?”

      “禀将军,前几次的交锋,我军皆重挫恶遵部队,现下恶遵族的军队已退后十余里,不敢轻易冒进了”

      此时传令兵来报”报告!洪光将军已攻下丰阳城了,金熬主帅下命崔奂进攻妖手山”

      沈子武摆手示意部下们退下,自己待下属们走后也起身出帐。

      他来到一处小木屋,门前两名守卫见到他,纷纷敬礼示意。他轻敲房门”在下沈子武,是来探望小红妹子的”

      房门打开,开门者正是陆婉容,她甜甜地笑道”沈大哥,师姐的伤好多了,她请你进来坐”

      数日的休养梁小红的外伤已全愈了,内伤也好了八成左右,陆婉容也在数日来和沈子武熟络了起来,还改口称大哥,越发显得亲密。

      梁小红见到沈子武和陆婉容亲密状,心中不禁有点醋意,她道”沈大哥,又麻烦你来看我了”

      “那里的话,我想给妳输一次真气,让妳的内伤早点全愈”

      梁小红闻言不禁面颊羞红,想拒绝但内心又盼望着,挣扎的心理让她羞在那不知该说什么好。

      忽然异象突生,潜藏在梁小红体内的魔气爆发,她彷佛发狂般,一掌击向沈子武,幸亏沈子武机敏,一个侧身才未被击中,一旁陆婉容见状赶紧阻止,但梁小红像似不认识眼前的师妹般,运起五成功力欲击杀陆婉容。

      沈子武一个散手忽拨,忽挑;忽挡,忽扣,以不伤其身体的方式将梁小红的掌击全数拦下,陆婉容见沈子武拆招方式,明白自己师姐妹的功夫与他相比实在差之甚远,心下不禁对他是又敬又爱。

      沈子武急道”婉容妹子,快退出房间,这里交给为兄即可”

      梁小红凶猛起来,功力不逊于沈子武,但在技巧上仍与他有段差距。

      沈子武扣住梁小红双手,想制住其穴道,但却发现魔气贯冲任脉,无法点她穴道,无计可施下只好兵行险着,用他自身的功力去抵消梁小红体内的魔气。

      沈子武修练的是以培养天地正气孕育而生的御龙真气,这股真气既霸道也凶猛,是极其阳刚之气,它正好是至阴魔气的尅星。

      沈子武扣着梁小红的双手,从手太阳太阴两经络运气而入,在她的体内遇到至阴魔气,双方发生激斗,梁小红痛苦地皱眉,冷汗冒起。

      突然梁小红吐出一口黑血,看来御龙真气已成功压制魔气了。

      梁小红杏目微睁,看到眼前的沈子武,她喜道”沈大哥…其实…其实我好喜欢你…”,说完竟一口吻了上去,沈子武正在运功无法分神,就这样被她强吻。

      梁小红冷汗直流,却也激情地狂吻沈子武的眼、口、鼻乃至下颚。

      她感到体内一股温暖的气流环绕着她身周,将她体内刺骨的寒气给渐渐抵消,却也带给她丹田无比的的麻痒,令她下身蜜液狂流,受不住地亲吻眼前的男人。

      不知何时两人已赤身露体,相拥一块,下身亦相连在一起,梁小红热情地摆动下身迎合沈子武的阳具。

      沈子武也亲吻着美人的雪颈,再下吻至丰满滑腻的玉乳,一手环抱着纤纤细腰,一手抚摸着柔软有劲的雪臀。

      梁小红的花肉早泛满晶莹的水珠,在沈子武雄伟的阳具轻柔的抽插下,水珠被溅洒而出。

      “啊……啊……嗯…来…再来……”

      沈子武轻微地摆动,让梁小红很不满意,她希望让沈子武的分身能在深入一点,可是沈子武偏偏就是轻浅地摆动而已。

      梁小红撒娇般腻声道“好哥哥…啊…快给我吧,用力点…啊…”

      (梁小红是处女吗?本导很怀疑,虽然她本人坚持绝对是将处子之身给了沈子武,但从她的表现来看,一点都不像…)

      沈子武看着眼前的美人,丰臾白嫩的手腕,令他忍不住细细轻握。那细滑光洁的皮肤,触及有若细纱娇柔无比,不自觉的他柔舔着那葱葱玉指,一指一指地又含又舔,彷若品尝着仙境美味。

      沈子武赞道”真是完美的手”

      梁小红羞红着脸闭上美目,静静地享受着至高的美。

      沈子武柔声道”好美的胸脯啊!”

      沈子武望着滑腻带光的玉乳,心喜地把玩着丰盈的软玉,五指揉捏间但感温软无比,乳沟间阵阵幽香如天庭靡香般诱人心弦。

      “嗯……好……啊……嗯啊~……”

      沈子武忍不住口舌并用,侵占那乳峰上诱人的红宝石,另一边乳峰上的红宝石则被他的五指又揉又戳尽情地摆布。

      梁小红受不住地娇鸣”啊…啊…啊…嗯~”

      沈子武抱着美人下体与她合而为一,口舌间又不住地享用那丰盛的乳香大餐,梁小红双腿紧扣着沈子武的腰际,她紧抿着嘴不弄出声音,但无尽的快感一波一波袭来,让她忍不住的春吟连连。

      沈子武道”小红…我爱妳…嗯…”

      梁小红闭着美目享受着快感,娇声道”好哥哥…我也爱你…啊~…”

      “快……啊……啊嗯……用力点……啊”

      此时沈子武也加快了速度与力道,将节奏换成四深一浅,直逗得身下美人疾声叫好,没多久梁小红一阵颤抖,沈子武知道她高潮来了,也配合着让她尽情宣泄。

      (原著中的这段纯爱H文大概有五、六页吧,经本导修改后,这段已精简许多,但本导仍嫌冗长许多,故又再做删减)

      ****片段删剪***************片段删剪*********片段删剪*************

      狂欢过后梁小红搂着心爱男人的脖子,躺在他温暖可靠的胸膛里。

      沈子武轻轻地吻着她的秀额,轻抚着美丽剔透的长发,”嫁给我…” 梁小红咋道”你…你说什么?”

      “我说妳嫁给我吧”

      梁小红美眸一亮道”真的吗?”

      沈子武摸着她的秀发道”等这次北征结束,回到神州后我们就成亲,到时候我会告诉我师父再亲自去拜访鹤龄真人,请他老人家让妳嫁给我”

      梁小红高兴的不得了,她兴奋的搂着沈子武给他一个长长的深吻。

      第三幕

      淫虐兽行

      若说梁小红是个热情奔放,桀骜不驯的侠女,那么陆婉容就是含蓄内向,温柔婉约的淑女。

      其实陆婉容也暗恋着沈子武,不过她没有其师姐那般勇敢,敢于表达自己,当她知道其师姐已捷足先登之时,虽表面上恭喜他们,但内心深处却暗暗在淌血。

      世事无常如太虚幻境般不可捉摸;千秋万载如滚滚江水般逝水难收。

      崂山,帅营…

      沈子武沉着脸正听着属下的报告,”崔奂大人轻易地攻下山寨后,洪光将军认为有诈,建议先修息一日并派斥侯探勘再做下一步决定,不料崔奂大人不认同还与洪光将军起了争执,最后由金熬主帅裁决,结果金熬主帅下令乘胜追击,就在妖手山中了敌人的埋伏,现在他们正被围困在山寨里,需要我军的支援”

      沈子武一脸阴霾地道”肃虎,你看如何?”

      “将军,我军现稳守崂山,替大军稳固了后勤线,若在这时分兵去救,那一旁虎视眈眈的恶遵族必定趁虚而入,到时我们就会陷入前有狾邪,后有恶遵的险境里”

      沈子武托着下巴道”嗯,与我所想不谋而合,但是金熬是赵阳王嫡子,不可见死不救,何况若坐视他们败亡,势必会打击我军士气…嗯,苦恼呀!”

      大帐中梁小红坐在沈子武身侧,军营中虽规定不可带女人,但是梁小红一向倔强,硬是缠着沈子武要跟他在一块,沈子武受不住她的软求硬攻,终于破例让她进帐。

      肃虎等一干部属见上司都没辄了,加上梁小红的河东狮吼功力深厚,连这些部属都惧怕三分,他们又岂敢多言呢?

      梁小红道”救是一定要救的,但崂山为军事要地,断不可失,故只能以缓兵之计拖敌;再速战速决救人”

      梁小红此言一出,沈子武、肃虎等一干人纷纷点头称是。

      翌日沈子武率主力兵马以强行方式,务要速战速决的解救被困妖手山的人马。

      肃虎则率三千骑埋伏于崂山北侧,等待梁小红的信号出击。梁小红自己带着五名士兵伪装成使者,前去恶遵族施行缓兵之计。

      苳祈原上绿草如茵,蓝天白云搭配着秀花芳草,衬托出柳绿花红的美景。

      恶遵族六万兵马分成三座营寨,左右两营又包围着中央大营,每营以五、六之数排列,形成一个小矩形方阵,左右中三路共三十六个方阵,又再汇集起来形成一个大的锥形阵营寨。

      梁小红随着恶遵族接待的侍卫步入营寨中,她暗地里观察着对方的布署,不禁心中骇然,暗叹对方兵法之精,布防之严,此寨若想硬攻恐怕只会损兵折将。

      那侍卫引他们一行到贵宾帐后,丢下一句”联帅今日有事,明日自会招见,请各位在此歇息一宿”便溜得无影无踪了。

      梁小红心想有一晚的时间,应该利用来探明对方虚实,于是交代那五名士兵假装留在帐里吸引敌方注意力,自己则潜入营里去查探虚实。

      梁小红的轻功极好,几个跳跃起起伏伏间,便脱离对方的监控区,来到一处暗红色的营帐前,这里没有士兵守卫,让她大感奇怪,就在她想进帐探查之时,却见一名少女从帐内走出。

      那名少女年纪约莫十七、八岁,头戴着一个黑色的头套,将她的整个头部除脸外全都包住,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的项圈,两手腕都扣着黑色的镣铐,身体是完全的赤裸,胸部被绳子以倒”8”字形绑住使其乳房向外突出。

      那名少女见到梁小红惊道”妳…妳也是女人…”

      梁小红笑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妳不也是女人,还穿得这么不伦不类”

      那名少女诧异道”不伦不类?什么意思啊?我们族的女人都是这么穿的啊,很奇怪吗?我看妳穿的才是怪异吧”

      梁小红暗忖道”蛮人果然没有文化,连女人都这么不知羞耻”

      那名少女问道”看妳穿的样子是外地人吧?奇怪了?记得外地人应该都关在后营啊?莫非妳是逃出来的?”

      梁小红慌道”妳误会了…嗯…我是…我是你们联帅请来的客人,所以妳要好好招待我懂吗?”

      那少女很好骗,一下就被梁小红给唬过去了,从她的口中梁小红得知,她叫小翠,住在这座帐篷里,里面还有三名和她一样装扮的女子,都是她的亲人。

      小翠说他们恶遵族的女人只是男人的财产,所有的女人地位都是奴隶,平时都住在公用帐里,除了已经成为某男人私有的女奴例外。

      关在后营的外地人都是女的,他们都称其为畜生奴,地位连她们这些女奴都不如。

      当然想从小翠嘴里问到军事情报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的女人地位等同奴隶,奴隶是不可能知道重要的情报。

      忽然帐内有人唤道“小翠!妳在那里?”

      小翠吐舌道”我母亲在叫我了”说完便入帐了。”

      此时远处又有人声,梁小红立即躲在一侧,只见是两名穿着薄甲的蛮兵,这两人边说边笑的步入帐内,梁小红见两人入帐,就从间隙窥视内里情况。

      帐内包括小翠在内共四名女子,全都装扮的与小翠一模一样,其中一位可以从她的风韵瞧出是小翠的母亲。

      那两名蛮兵坐在地毯上,一人随手一抓就抱着一位女奴,他们对女奴们一开始是粗乱地胡亲一通,到后来兽性大发了,干脆直接放倒女奴插入女体一逞兽欲。

      一时间帐内是春光大盛,娇声连连,梁小红看的是面红耳赤,心乱如麻,于是她赶紧施展轻功离开此地。

      心烦意乱中,她不自觉地来到了后营,这里关押着数百名畜生奴,这些可怜的女子,都被当作畜生般对待,不!应该是说连畜生都不如。

      地上跪着一排十五名赤身裸体的女子,她们全都反手于背绑着,在她们的对面有四名女子一样是赤裸着,不过她们的手脚被捆绑在一块,让阴户与后庭洞暴露了出来。

      八名蛮兵正拿着木棒与各式各样的道具虐玩着这四名女子。

      其中一名女子乳房上夹满了数十个铁夹,这些铁夹深陷肉里,让细嫩的乳房破皮流血,而她的阴户里插了四支粗木棒,耻丘明显的是被剃干净了,一名蛮兵正用钳子虐夹着她后庭洞的皱纹,那蛮兵听着女子凄惨的叫声,还发出得意的笑声。

      蛮兵夹着女奴的菊肉笑道”大伙尽量玩!畜生奴的命不值钱,玩死了也无所谓,嘿嘿”

      另一名蛮兵拿着鞭子抽打着一位女奴白嫩的屁股,雪白的臀部布满一条条瘀痕,让那女奴痛的哀号连连,当那蛮兵打累了就把鞭子的把柄插进女奴的菊肛里,旋转玩弄。

      这些蛮兵并不把女人当做人看待,他们用尽各种方法折磨这些畜生奴,可怜的畜生奴她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残忍的蛮兵折磨她们。

      畜生奴的来源多半是从外地捉来的,有从神州捉来的,也有从其他部族捉来的,但大多是因为战争的关系才被捉来,也有一些是因为犯了罪才被当成畜生奴。被当作畜生奴的全都是女性,没有半个男性,原因是男性俘虏在被捉获后一定是一律处死。

      恶遵族通常都将畜生奴分配到军中,供应给出征的将士们当作发泄的对像,而女奴较少被派到军队中,因为女奴的地位较高,此外女奴还负有生育的责任,故恶遵族人多半较少蹂躏一般女奴。

      一名蛮兵突然抽出刀来,用刀柄插着一名畜生奴的阴户,那女子痛的大声惨叫,蛮兵听了后兴奋的大笑,还扭转着刀柄来欺负那女子。

      没想到那女子受到刺激后竟尿了出来,那蛮兵手上沾了女子的臭尿,他怒不可遏地大骂。

      随即抽出刀柄一个儿反转,向下一刀刺入女子的阴肉里,女子惨呜”啊~~~啊~~~!”

      鲜血溢满草地,那女子悲惨的畜生奴命运就此终结。

      梁小红看得气往上冲,正准备不管三七二十一也要救这些妇女同胞,却不料突然来了一支中型部队,人数约一百五十人左右,但他们个个身穿天狼铠甲(注8),头戴蓝羽帽盔,手持长戟,任何人一看也知他们不是一般士兵。

      人群中,一名穿着黄金色战甲的高大武士走了出来,那些原本在虐待畜生奴的蛮兵见状,纷纷排列站好,齐声道”参见联帅!” (注9)

      梁小红讶然道”他就是联帅!”

      (以上的H文,本导也将其删减,不要怪本导演不负责任,本导也是出于无奈啊~~~实因本导的旧疾复发,所以为了与本导的旧疾妥协,只好删减片段)

      注8:天狼铠甲与巨神铠甲相同,除头部无法护住外,身体其他部位全都可包覆住,重三十斤,属重型类装甲,在其胸甲上雕有长翅膀的狼,故名天狼。

      注9: 联帅为一简称,全名为联合军统帅。

      *** *** ***

      恶遵族为一个将女性奴化的社会,其经济文化、政治科技与神州不遑多让,神州人多以为其野蛮落后,实则不然。

      恶遵族是个邦联制的国家,该族人自称为恶遵合众国,共由大小三十多个邦国合组而成。

      这次面对神州的入侵,恶遵合众国的大首长经由政议院商讨,推派出一位善于行军打仗的将领作为各邦的联合军统帅,此人便是仇英。

      仇英,而立之年,面有一道明显刀疤,肤色黑,雄壮勇猛,在泰平三年的战役中担任垫后卫队的指挥官,领导有方,指挥若定,击退神州追兵,使部队安全撤回。

      仇英叱道”你们几个不是负责巡逻的吗?为什么在此厮混?来呀!拖出去军法处置!”

      仇英待这几名蛮兵被拖出去后,便让这些畜生奴退回帐内,之后自己坐在部下搬来的板凳上。

      梁小红心道”这人还不坏,竟没有欺凌这些妇女”(妳想太多了,他怎么可能不欺凌妇女呢?要是他敢不欺凌妇女,我们还有H文可以看吗?)

      没多久,八名穿天狼铠甲的亲兵,分别架着一对男女上来。

      那女子看去约有三十来岁,但全身赤裸被反手绑住;而男子看来约是十六七岁,同样赤裸的反手绑住。

      那中年女子求道”不关我儿子的事!要处罚就罚我一人吧!”

      年轻男子却道”联帅!请放了我母亲,私放之罪,就由我一人承担吧!”

      仇英翘着二郎腿笑道”女奴是国家的财产,你私放你母亲已属偷窃国家公物,除非你有功勋,不然想拥有女奴是不可能的…嗯…有谁知道偷窃国家公物该当何罪呀?”

      一名亲兵答道”禀联帅,该判去筋断手之刑”

      年轻男子一咬牙道”一人做事一人担!要砍就砍吧!”

      中年女子惊呼”不要!要砍,就砍我的手吧!”

      仇英眯着眼道”很有骨气的孩子!跟你父亲一样…哼!”

      仇英指着男子道”拖出去…拖出去绑着,没我命令谁也不准动他!”

      待男子被拖出去后,仇英轻抚着中年女子脸庞阴笑道”小兰,现在妳儿子的生死都在妳的一念之间了”

      那叫小兰的中年妇女哀求道”仇英,你就放过小健吧…就看在他父亲也是你往日同僚份上…放过他吧…我…我求你了”

      仇英恶狠狠地道”别再说过去的事了!什么同僚?卖友求荣的家伙!现在妳要想救妳儿子,就得答应我的条件!否则…哼哼!”

      小兰泪眼盈眶地问道”什么…什么条件?”

      仇英不怀好意地笑道”那就是妳自愿降等为畜生奴,而且是我的专属畜生奴”

      小兰知道一旦变成畜生奴后,她就会被人当作是一件最下等的东西来看待。身为女奴最起码还有住的地方,生命也受国家的保障,可是若变成畜生奴的话,就会和后营的这些女人一样关在笼子里,非但任何人都可以命令她们,而且连生命也没有保障。

      小兰为了儿子着想,毅然地答道”我愿意……我愿意当你的…你的专属畜生奴”

      仇英道”很好!来人!带这只畜生奴到马房去”

      在马房里有一个大约有四人宽、一人长、半个人高的长椅子,长椅上铺了一层毛皮,长椅的前侧较低,后侧较高,形成了前卧后仰的斜坡,并在长椅子后方摆了一个斜坡步道。

      小兰趴在那张长椅子上,她的头靠在前侧较低的地方,使得她白嫩的屁股高耸在较高的后侧,而她的手和脚绑在椅脚上,如此姿势让她的阴户与后菊洞完全的暴露在众人面前。

      一名亲兵牵来仇英的坐骑,然后牵着它走上斜坡步道,其间可以看到它粗大黑漆的阳具已充涨。

      仇英淫笑道”疾风上吧!她是我送你的交配对象!”

      疾风跨在小兰身上,随之它的大阳具垂在小兰的屁股上,那既黑、且粗、又长的大肉棒,靠在小兰那浑圆白净的屁股上。

      小兰紧抿着嘴咬着牙,彷佛像是赴死的义士般,无动于衷。

      仇英提醒道”别忘了,妳答应过我,自愿成为我的畜生奴,现在我要妳主动让它插!快让它插!”

      小兰不甘愿地道”是………是的”

      小兰虽身为女奴,但和低下的畜生奴大不相同,和公马交配这等兽行,她毕竟是第一次遇到,心中的恐惧感自是油然而生。

      仇英不耐地催促道”还在干什么!快点让让它插妳!”

      小兰无奈地开始校正阴户的高度,让疾风的阴茎能碰到她的阴户,接着她挪动自己修长的腿,摆动着腰身让自己的阴户,在疾风又粗又长的大肉棒上磨擦。

      磨擦的触感让她的下体竟有了回应,她暗自羞愧,怪自己怎么这么淫荡!连一匹马都有感觉。

      当她的阴户抵住疾风的龟头时,她犹豫了一会儿,仇英在一旁吼道” 快让它插呀!”,她闻言一狠心就把身体用力往后一顶,那粗黑的大龟头就在她的阴户里深深没入。

      毕竟是马的阳具,那根家伙实在是太粗大了,当粗黑的龟头硬是挤入粉红的肉道时,小兰感到下体传来爆裂的充涨感,让她疼痛地皱眉咬牙。

      疾风似乎已习惯了与女人交媾,当那又黑又粗的大阳具进入温热的女体里,它也感觉到阳具被包围在很舒软的东西里面,它自动开始抽送,并很狂暴地想要插得更深入一点,但是它的力气与一个女人相比,确实是太大了,要不是底下有铺着毛皮垫着长椅来抵消这股冲击力,小兰早一命呜呼了。

      “太大了……好痛……我快撑破了!……那里……那里要裂开了!……啊“

      疾风每一次的插入都把小兰的身子给往前撞,几次下来小兰的花肉已被撞得红肿,到了后面小兰的娇吟,竟变成痛苦的哀鸣。

      “啊…啊…痛…痛呀!…”

      “好……好……好痛……不要……不……痛呀!“

      疾风是一匹马,它听不懂人语,它只知道眼前有一具可以让它尽情发泄的玩物,它发了狂似地猛插她,这让小兰更加痛不欲生。

      “啊…我不行…不行了…啊…好疼!”

      强烈的磨擦让肉花变得红肿不堪,淫水也吱吱地溅起。

      十多分钟后,疾风发出一声长鸣,可以确定它达到高潮了,它一阵抖动,只见小兰的下体溢满着疾风的精液,腥浓的精液还流到长椅和地上。

      小兰堕落的自嘲道”我…我真贱……和一匹马交配……看来我真的变成名副其实的畜生奴了……”

      躲在暗处的梁小红心中不知已暗骂那个联帅多少回了,但是自己又无力救人,她看了看无奈的摇摇头,当她见到小兰被畜生蹂躏之时,她再也看不下去,便转身离开。

      仇英的部下牵走疾风后,剩下一具赤裸裸的女体趴卧在长椅上,原本已为可以稍为喘息的小兰忽然感到菊肛一阵刺痛,回头一看,竟是她亲生儿子小健抱着她的细腰,正在猛插着她的菊肛。

      小兰惊呼道”不…不可以!”

      “母亲…妳忍耐点,联帅答应我,只要我能在妳的…的…射精,他就会特赦我们…”

      “不行啊…我…我是你母亲…啊”

      小健下体一阵摆动,又向那娇柔的菊肛再攻一波。

      ”嗯,母亲…妳那里好紧呀!”

      一旁的仇英得意的笑道”真是一对禽兽都不如的母子呀!哈哈!”

      恶遵族虽不把女人对等看待,但在人伦方面仍有一定的规范,例如生下男孩的女奴生活待遇会比其他女奴高,且儿子也会想方设法建立功勋,让自己的母亲变成自己的私有女奴,不必受外人欺负。

      听到仇英的笑骂,小兰满脸的羞红,双眸也不禁泛出闪闪泪光。

      对于没有肛交经验的小兰,自己的菊肛被男人的肉棒狠狠插入,自是不言而喻的痛楚,尤其是自己后菊的第一次竟是给亲生儿子夺去,生理上的痛苦与心理上的刺激,让她满脑子的错乱,渐渐地陷入无尽的堕落之中。

      小健粗壮的阳具无情地抽插着母亲的肛肉,后庭的紧缩度与前庭的肉道,是别有一番滋味,让他感到舒适的快感。

      但小兰却感到后庭是阵阵刺痛,彷佛有根火辣的铁棒正刺在里面般。

      “不要…痛!…小健…你慢点…我…我受不住了…啊!”

      刚经历一场大战的小兰,现在又要面对儿子的摧残,身体的疲惫加上心理的打击,让她再难承受任何的异变了。

      小健并没有放慢速度,他为了追求自己的快感,反加快速度与力道,奋力的猛插充血的菊肛。

      “啊…啊……”

      “呜……求求……你……痛…我不行了!”

      小健一阵颤抖,”嗯!来了!”

      滚热的精液灌入了红通通的菊肛里,参杂著鲜红的血水,从肛肉里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仇英大笑道”哈哈哈哈!小健,你做的很好,来人带他下去休息”

      小健走后,小兰仍被绑在长椅上不得动弹。

      仇英道”小兰,妳跟妳儿子真是一对不知羞耻的禽兽呀!本帅决定处斩他,以振士气”

      小兰哭求道”不要!你不是答应要放过我们母子吗?”

      “我是答应过没错,但是现在又后悔了”

      小兰哀求道”求求你,只要能放过小健,我什么都愿意做”

      仇英笑道”好!那我就把妳的名字从名册中给删除,对外宣称妳因病过逝,而妳从今以后在这世上换另一个身份”

      翌日,恶遵族帅帐…

      梁小红一行,坐在下首,上首为昨日的仇英。

      梁小红一看到仇英就会想起昨日的兽行,心中自然地冒起愤恨的怒火想冲上去,一剑劈了这没人性的畜生,但为了大局着想还是强忍了下来。

      仇英笑道”你我虽为敌人,但两军交锋不斩来使,沈将军之名,本帅早有所闻,素来敬重他的将才,前些日子,本帅的部下们还吃过沈将军的亏,不知这次沈将军派各位前来是何阴谋呢?”

      梁小红(伪装成男人样)道”联帅误会了,将军遣我等前来,其实是要与贵国停战,沈将军一向仁和慈爱,不愿见到贵国的士卒死于这荒野,故有此一举”

      仇英眯着眼笑道”停战?嘿嘿,所谓兵不厌诈,本帅怎知这是否是沈将军的计谋呢?”

      梁小红抱拳不客气地道”我军以诚相待,联帅如若不信,大可率兵攻山”

      仇英道”好说好说,此事尚待本帅从长计议,嗯,来者是客,来呀招待一下客人”

      一旁的侍者高声道”上酒!”

      帐外传来一阵铁链交鸣声,叮当之声不绝于耳,帐帘掀起,两名女子走了进来,竟是小翠与她的母亲,她们的装扮与昨日所见相同,戴着一个黑色的头套,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的项圈,两手腕各扣着黑色的镣铐,乳房被绳子以倒”8”字形绑住,身体是完全的赤裸。

      她母女二人各捧着一樽酒杯,杯内盛满水酒,熟练地走到粱小红一行人面前,然后弯身下跪,使身子前倾,再将酒杯置于胸脯下方,就这样挤着自己的乳液倒入杯中。

      小翠母女二人同声道”请享用”

      与梁小红前来的五名士兵还好,只是喝着混了人乳的酒,让他们莫明的兴奋,但粱小红可不好受了,可是未免露出破绽,她还是勉强的喝了几口。

      随后粱小红敷衍了仇英几句,便告辞离去,待粱小红一行离去后。

      仇英问左右道”派去的探子有回报了吗?”

      “禀联帅,据探子回报,崂山的守军已调往妖手山方向,现下是空营一座”

      仇英眯着眼阴笑道”果然如此!这是沈子武的缓兵之计,故意派人来向我示好,打算施缓兵之计,其实内里是空囊一个,哈哈哈!大好机会!来呀祭旗出兵!”

      仇英走出帐外,却见部下牵着一只狗走来,不对!那不是狗,是一个赤裸的女人被人牵在地上爬行,当她被铁链一扯时,脸不禁往上一抬露出了她的面容,她不正是昨日的那位小兰吗?

      当小兰见到仇英时,立即爬到他的脚下舔着他的鞋子,仇英笑着摸摸她的头道”乖狗狗”

      小兰听到主人的赞美,抬起头来吠叫几声”汪汪~”

      仇英问道”这只母狗,吃早餐了吗?”

      部下道”还未进食”

      仇英拍拍手道”端饲料上来给她吃。”

      过了一会儿,一名士兵拿着一个铜色的水壶与另外两名提着一个大木桶的士兵缓步而来。

      士兵们将水壶与木桶放在小兰的面前,仇英道”母狗快吃吧,要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吃完,不然待会就有妳受的!”

      小兰才一靠近水壶和木桶,就闻到一股恶臭味迎面而来,刺鼻的味道令人作恶。

      一名士兵掩鼻打开桶盖,才一打开恶臭味就扩散到空气之中,在近处的小兰也难过的受不了,她抬头一看,桶里竟装着一坨坨米黄色的大粪。

      仇英躲在远处笑道”哈哈哈哈~母狗!用妳的手去挑屎来吃!快点!”

      小兰内心极其不愿意,但她仍恶心的皱着眉头道”是的……主人”

      小兰身子发颤着,抖着手慢慢地将手伸进桶子里,她憋着气不敢看着自己的手掏起了一搓米黄色的粪便。

      然后她微张着口,捧着那搓粪便缓缓地靠近自己的红唇,难闻的恶臭直扑鼻来,这时她瞧着手上的粪便,里面还有一条条的蛆虫在蠕动,登时吓得她丢下那搓粪便。

      仇英怒道”妳在做什么!”

      他走到小兰身后,一把拎起小兰的项圈,将她往桶里一压,小兰一个重心不稳,就这样掉入粪桶里去。

      仇英赶紧盖上木桶,敲着桶子道”妳给我在里面好好反省反省,哈哈哈”

      困在桶里的小兰吓得不停敲打木桶,桶内的恶臭味让她忍不住呕吐。

      隔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仇英把桶子倒了出来,只见小兰软摊着身子也跟着里面的大粪一起滚了出来。

      小兰似乎昏死过去,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她身上沾满了米黄色黏乎乎的粪液,臭味也极重,仇英拿起一旁的水壶就往她身上倒,一道浓黄色的腥臭液体洒在她的脸上,原来这壶里装的是尿水,就这样小兰被尿水给泼醒。

      清醒后的小兰惊恐地道”饶了我……主人……饶了母狗吧”

      仇英道”这次就原谅妳,下次……哼哼,妳先去冲洗一下”

      待小兰冲洗完毕后,仇英握着狗链牵着小兰步出营外,就这样牵着她来到了点将台上。

      小兰面对着台下数万双色眯眯的眼神,将她从头到尾,全都一览无遗地看个遍,这样的视觉强奸,令她羞耻地将脸侧了过去。

      她的脸显得那么无助那么悲哀。

      仇英扯动一下铁链,小兰的脸不得已被拉了回来,面对着台下的官兵。

      仇英看着小兰羞耻的模样,又用脚去踢小兰的胸部,道”让大家看看妳的骚穴”

      小兰刚被仇英恶整过,心中还犹有余悸,听到仇英的命令又那敢不从呢?她乖乖地分开双腿,显出红色的肉沟让众将士们观赏。

      羞耻的脸上流下屈辱的泪水,仇英淫笑道”母狗还不跟大家打招呼?”

      小兰抬起她的脸吠叫道”汪~~汪!”

      仇英对着台下数万将士高声喊道”看到这只女犬了吗?待会谁敢勇猛冲锋!谁肯努力杀敌!本帅就将她赏给谁!”

      台下将士齐声呐喊。

      暗夜鸟惊飞,大军夜征袭。

      仇英的兵马一出营,梁小红便放出信号,埋伏已久的肃虎立即佯装袭营,仇英闻讯大惊,急引兵而回,不料肃虎却伏于半途,将其杀的人仰马翻。

      仇英带着少数亲兵狼狈逃回,以为这全都是沈子武的诱敌之计,乃下令坚守营寨不肯再出兵了。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