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3\31.gC:od73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3\31.gC:od73

    老婆看见了那个项圈,“那是……我不要……我不要……”老婆后退着跌坐在沙发上,拼命摇着头。
    “戴上它,你就是我的性奴隶,要服从我。”
    张强慢慢的走过去,许军抓住老婆的双手。
    “不要……我不要做性奴隶……求求你……”老婆一想到要像狗一样被人玩弄,害怕的大叫起来。
    张强把项圈系到我老婆的颈部。
    “不要……放开我……我不要戴……”
    许军抓着老婆的双手,张强分开老婆的丝袜腿露出淫穴,用手指玩弄和刺激淫穴的淫唇,经过连续抽插刺激的老婆的淫穴已经非常敏感,根本受不了张强的刺激。
    老婆开始不停的呻吟,扭动着身体,张强的手指越动越快,老婆已经快不行了,“不要了……不要了……啊——”一阵阵的刺激冲击着她,“求求你……停下……停下……停……”老婆已经有点失神。
    “你是不是性奴?”张强又问。
    “我不是……不要……哦……哦……啊……哦……我是……停下……求……
    你……我……是性……奴……我是……”老婆终于受不了刺激屈服了。
    “在这间屋子里,你就是性奴隶,明白吗?只能服从!”
    老婆点着头,急速的喘着气,许军把我的老婆扶起来,帮她解开了衬衣的纽扣,老婆脱下早就弄满精液污渍的白丝袜,穿上无裆的黑色丝袜,又穿上黑色的露趾高跟凉鞋,丝袜腿看起来十分得性感,最后戴上了乳托,两球乳房显得更加饱满圆挺。
    张强把老婆的手铐在背后,我老婆变成十足一个性感女奴,许军蹲在老婆的丝袜腿中间抱住老婆的屁股,开始舔她的淫穴,刚刚还没平息的刺激再次开始,老婆的腿已经有些站不直了,半骑在许军的脸上,张强在玩弄老婆的两个乳头。
    “啊……不要……”
    许军的手指又插进老婆的屁眼,前后刺激,淫水不停的流出来。
    “啊……天……哪……”
    老婆向前靠在张强的身上,许军的舌头已经探入老婆的淫穴里面。
    “啊……”老婆惊呼了一声,过度的刺激让她失禁了,尿液喷出来。
    “哈哈……好喝,真是美味呀!”许军贪婪的舔着淫穴中的尿液。
    “不要……不要吸……”
    许军竟然对着淫穴下的尿口直接吸起来,弄的老婆受不了弯下腰,张强顺势掏出鸡巴,老婆主动的用嘴含住鸡巴套弄起来,舌头仔细的舔着张强的龟头。
    “唔……唔……”含着鸡巴的老婆扭动着屁股,许军又在舔老婆的屁眼。
    “舔的不错,舒服。”张强爽着说。
    老婆更加卖力的舔着张强的鸡巴,许军把手指插到淫穴里掏弄,不知道用了几个手指,只看见老婆不停的淫荡的呻吟着。
    张强拿出眼罩,老婆看见眼罩知道要就要插她的淫穴,连忙闭上眼抬起脸,刺激过度的她渴望被鸡巴插自己的淫穴,如今的老婆已经是一个彻底的性奴,沉迷于被轮奸调教的快感。
    我走出房间,张强从老婆嘴里抽出鸡巴,我的鸡巴顶上去,我扶着自己的鸡巴,让老婆用舌头慢慢舔弄我的龟头,并不急着插进她的嘴里,老婆仔细舔弄着我的鸡巴,她根本不知道在舔谁的鸡巴,只是不停的吸舔和套弄着。
    老婆一声呻吟,张强把鸡巴插进了我老婆的淫穴里,开始抽插着,淫水溢出来发出噗呲噗呲的响声,房间里只有淫荡的呻吟声,喘息声,抽插撞击淫穴的声音。
    我玩弄着老婆的饱满的乳房,穿着高跟凉鞋的黑色丝袜腿如此的性感,性感的丝袜脚尖从凉鞋的前端露出来,我坐在沙发里,张强扶着老婆跪坐在我的鸡巴上,我看着老婆的淫穴慢慢套住我的鸡巴。
    老婆低声呻吟,淫穴外侧已经十分的红肿,从早上就持续不停的被抽插着,我扶住老婆的屁股,用嘴含住她的乳头,舌头舔弄着,张强压着老婆的双肩,让她的屁股翘起来,露出肛门,在自己的鸡巴上加了点润滑药油,慢慢的插入老婆的屁眼里。
    “啊啊……啊……啊……”老婆尖声呻吟,两条粗大的鸡巴插在她的淫穴和屁眼里。
    “啊啊……我受不了了……里面好胀呀……求求你拿出来吧……”
    我听着老婆的哀求的呻吟声,淫穴里的鸡巴感受到张强鸡巴的压迫感,张强慢慢的抽动着鸡巴,我配合着也慢慢抽动,互相感受着老婆淫穴和屁眼的摩擦,两条鸡巴互相的压迫。
    老婆的嘴里被许军的鸡巴塞住,我看着老婆拼命吞吐着许军的鸡巴,把我和张强给她的刺激散发出来,口水从嘴角里流出来,洗刷着许军的鸡巴,像光碟里的女人一样。
    我老婆被三条鸡巴分别插弄着她的嘴和淫穴屁眼,多么淫荡啊,连续的性交让我们也受不了,老婆的屁眼很紧张强的鸡巴先抖了了一下,我感受到张强鸡巴的抽动,一股股的精液射进我老婆的屁眼。
    “啊……”老婆长声的呻吟。
    许军毫不客气,鸡巴接着插进了我老婆的屁眼里,张强的精液被他插的溢了出来,老婆的嘴又在帮张强清理鸡巴上的残留物,许军淫欲最强,抽插的十分用力。
    我感觉老婆淫穴一阵紧缩,随即尿液就流倒我的腿上,老婆连续的失禁了,如此刺激之下,我也闷哼了一声,精液射出在老婆的淫穴里。
    许军拉着老婆颈上的细铁链,把她拉起来,精液随着我的鸡巴抽出也流了出来,许军扶着老婆的肩膀,让她站立着使劲抽插老婆的屁眼。
    “啊……啊啊……啊……啊……”
    老婆被许军插的有些失神,我抓起老婆的一条丝袜腿,仔细的舔弄丝袜脚上的高跟凉鞋和丝袜脚尖,老婆失去了重心,完全靠在许军的身上,鸡巴更加深深的插紧她的屁眼里,我脱掉老婆的高跟凉鞋,用她的丝袜脚慢慢擦弄着我鸡巴上的残留精液。
    “快不行了!”许军抽出鸡巴,从正面抱住我老婆,鸡巴插进她的淫穴。
    我老婆的两条丝袜腿盘在他的腰上,他一边抽动着鸡巴,一边抱着我老婆乱走,现在我老婆的淫穴里混合着我和张强的精液,屁眼里也是精液,老婆终于被许军插的昏了过去,头倒在许军的肩上,许军又狂插了几下,把第三股精液液射进我老婆的淫穴。
    许军把我老婆放在床上,学我一样用我老婆的丝袜脚擦弄着它的鸡巴,老婆的腿大大的分开,淫穴和屁眼周围全是精液,而且精液不停的从淫穴和屁眼往外流着,我实在太疲乏了,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再次睁开眼时,张强睡在床上,我老婆靠在床边,两条腿被许军扛在了肩上,一条腿的丝袜已经被撕的破烂不堪。
    “不行了……我尿不出来……”原来变态的许军再让老婆尿尿给他喝。
    “我插的你尿出来。”许军吓唬着老婆。
    “你插死我吧……我真的没有了……啊……”一小股尿液终于在许军的刺激下流了出来,老婆又晕了过去。
    我过去看了看老婆,淫穴红肿着,屁眼也翻开了,还有很多干粘的精液,暂时不能再玩弄我老婆了,我叫醒了张强,把我老婆抬到床上,让她休息,解开了她的手铐,乳托也摘了,只留着眼罩,我穿好衣服,叫张强送我老婆回家,带着许军去了公司。
    张强快十点才来公司,老婆被我们插的走路都困难,张强送她回家休息。
    “杨姐的淫穴调教基本上到了极限,今天要休息休息。”张强和我说。
    “我晚上还想干呢,想起杨姐的淫穴就忍不住,”许军嘟囔着。
    这时我看见我的一个手下王峰带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到公司。
    “那是他未婚妻,叫秦蓝。”张强注意到我的眼神解释道。
    秦蓝穿着一套粉色的吊带筒裙,两条修长的腿穿着肉色丝袜,细带的凉鞋,似乎整个丝袜脚的都看的清楚,我立刻觉得有些刺激挺着我鸡巴。
    “头儿有兴趣的话,将来利用杨姐就可以把她上了。”
    我明白张强的意思是换妻。
    “我今天就想玩玩她的丝袜脚。”我自言自语着。
    “干脆也强奸她。”许军总是急火。
    “不行,上次有头儿帮我们安抚,这次不同。”张强十分冷静。
    “用淫药,我要试试。”我被刺激搞的有些昏,满脑子全是女人的丝袜脚。
    “我去搞。”
    张强和许军出去了,秦蓝也走了,王峰进了我的办公室。
    “头儿,我下午想去和秦蓝看婚纱,行吗?”
    我装作一脸诧异,“我刚想让你去李老板那里,谈那个大单,那算了吧。”
    我假意道。
    “李老板的单?是公司的大客户,”王峰眼热了,我就是凭着他的单爬到现在的位置。
    “是呀,我打算给你个机会去,现在……”
    “我去吧,头儿,交给我,工作第一。”王峰急着表现。
    “那好吧,早点去办,李老板有时挺麻烦。”
    王峰连忙起身,“对了头儿,一会下午秦蓝来找我,我接不了电话,你转告她一声。”
    谈客户最忌接私人电话。
    “知道了,快去快回。”
    我暗笑,李老板单虽大,人却麻烦,王峰有的搞了,下午,我窃喜着。
    张强回来了,“最新的娇女笑,强力刺激女性性刺激。”张强办事我放心。
    “我还去问了我表哥,他说经常用来给性冷淡的女人,厉害呀!”许军鬼笑着。
    刚刚享受了我老婆,我实在想尝尝别人老婆的味道。
    张强按照很大的剂量把药剂融入饮料,只要秦蓝下午来找王峰,我就要她喝下饮料,张强和许军出去做我安排的工作。
    不出意外,秦蓝下午又来到公司,张强把她带进我的办公室。
    “秦蓝吧,别客气,坐吧,我临时安排了大客户给王峰,真不好意思。”我笑眯眯的。
    “哪的话,林大哥,我看他们都这么叫你,我还要谢谢你给王峰机会呢。”
    秦蓝的声音也很好听,不知道呻吟起来会不会更淫荡呢?
    “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旁边有杂志,我办公室的空调很凉快。”我把饮料递给秦蓝。
    她接过去,毫无防备的喝下去,天气很热,必然要喝,我看着她一边看着杂志一边喝光饮料,我和她假意聊着天,有意无意的提着一些敏感话题,搞的秦蓝脸一阵阵的发红。
    “林大哥你真有意思,不知为什么我还是热?”
    我连忙有调低了温度,“你是不是有点中暑,不如在沙发上躺一会。”
    我假装好心,拉上了百叶窗帘,外面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
    “林大哥,不太好吧,这是办公室呀!”秦蓝的脸越来越红。
    “没关系,没关系,我帮你脱鞋。”
    我扶秦蓝躺到在沙发上,蹲下身抓住她的丝袜脚,慢慢的解下细带的高跟凉鞋,好美的丝袜脚,我忍不住玩弄着她的丝袜脚,揉搓着她脚上的丝袜。
    “林大哥,哦……”秦蓝虽然觉得我的异样,却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我开始舔弄她的丝袜脚,把脚尖含进嘴里,“秦蓝你的丝袜脚真美,又软又香啊!”我的脸贴在她的脚心上。
    “林大哥不要了……好……好……变态呀……”
    秦蓝想把丝袜脚收回去却被我紧紧握住,我把她的丝袜腿强行分开,白色纯棉内裤露出来,内裤的裆部窄窄的,紧紧贴在她的淫穴上,我顺着丝袜腿向下舔去。
    “不要了……你别往下了……我叫了……流氓……”秦蓝努力的推我。
    “好吧,我就撕开你的衣服让你叫,把大家叫进来看看你的裸体。”我大概是被淫欲冲昏了头,忘掉了顾忌。
    “不要……你……林大哥……我……马上就要和王峰结婚了……你不能……
    求你了……”秦蓝哀求着我。
    我的嘴已经隔着内裤和丝袜亲在她的淫穴上。
    “啊……不要……别弄了……我让你玩我的脚……你别再弄了……”
    我不理她,使劲的挤压着她那柔软的淫穴,“你叫吧,让他们都听见你的呻吟。”
    我按住秦蓝的手拉开了她的身侧的裙拉链,黑色的无带乳罩,紧紧的扣在乳房上,乳房的大小足足比我老婆小了两号。
    “林大哥……求你了……放开我吧……我愿意帮你弄……你别搞我那里……
    我要嫁人啊……”秦蓝不敢大声,低低的哀求。
    我把她身上的裙子脱掉,松开了她,我拿着她的裙子坐回我的靠椅,秦蓝勉强的爬起来。
    “把衣服还给我吧,林大哥,好吗?我不会说出去的,最多……我让你再玩我的脚……”秦蓝气喘吁吁的说。
    “过来,坐在这里,不然你就走出去吧。”我指指我的腿上。
    秦蓝求我也没用,又不敢只穿着乳罩内裤走出去,只好慢慢的走过来,我让她分开腿坐在我的大腿上。
    “林大哥,求你了,你把衣服还给我吧,被人看见了,我……”
    秦蓝躲避着我的双手对她乳房的威胁,我把靠椅往前一蹭,办公桌顶着她的腰部,双乳紧紧贴在我身上。
    “林大哥,不行呀……”
    秦蓝的抵抗越来越差,我的手已经握住她的乳房,乳罩被拉到胸下,她把手撑在桌子上,向后半仰着。
    “让林大哥过过瘾,就让你走。”我的手又摸到她的丝袜腿上。
    “你不弄我那里,我让你玩我的脚,行吗?”
    秦蓝几乎坐在我的桌子上,我掏出硬的不行的鸡巴,用她的丝袜脚夹住,秦蓝第一次用脚接触鸡巴,又怕我接着搞她,不敢把脚拿回去,让我的鸡巴在她的丝袜脚上来回摩搓,刺激加上淫药的催化,她的脸更红了。
    “蓝蓝,林哥的鸡巴大吗?”我调笑着她。
    她红着脸点点头,我的手摸到她的大腿根部。
    “不要……噢~~啊……”
    随着我的手指的拨弄,秦蓝开始呻吟,我的手指在她的淫穴外游动,秦蓝已经彻底被淫药征服了,淫水渐渐印在内裤上面。
    “啊……好舒服……不要……啊……噢……”
    我站起来,从背后抱住秦蓝,一边揉弄她的乳房,一只手伸进她的内裤里,她的淫毛比我老婆稍密一些,我的手指接触碰到她的淫穴。
    秦蓝浑身一颤,手紧紧的按在淫穴上,几乎把我的手指塞进她的淫穴,我的舌头在她的脖子上舔弄。
    “林大哥……不要了……噢~~再快点……快点……噢……”
    秦蓝享受着我的手指拨弄她的淫穴带来的快感,我把秦蓝按倒在办公桌上,秦蓝早已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我把她的丝袜和内裤拉到小腿下,淫穴的淫水早水汪汪的一片。
    我斜眼看见办公桌上的小随身听,顺手按了录音,改天让王峰好好听听他妻子的淫乱呻吟,我把嘴贴在秦蓝的淫穴上,舌头探进她的淫穴,只听见秦蓝不停的呻吟,淫水滴滴答答的滴在我身上,没想到她的淫水这么多,我站起来用鸡巴头在她的淫穴外摩擦着。
    “啊……啊啊……啊……插我……噢……”秦蓝被淫药刺激的难以忍受,要求我插弄她。
    “要我要插哪里呀?”我继续摩擦着。
    “啊啊……林……哥……用你的……鸡巴……插我的……淫穴……快……呀呀~~受……不……了……了……”
    秦蓝扭动着屁股,想让淫穴套住我的鸡巴,我扶住她的屁股,用力把鸡巴刺入她的淫穴,看来王峰没怎么享用过他未婚妻的淫穴,里面又紧又软,紧紧裹着我的鸡巴。
    “啊啊……啊啊……用力插……我……插我……快呀……”秦蓝淫荡的呻吟着。
    我扶着她的肩膀,深深的把鸡巴插进她的淫穴,鸡巴头好几次挺到她的子宫口。
    “啊……好舒服……不要停……噢~~啊……扎进里面……”秦蓝扬着头,屁股翘着配合着我,“啊……好舒服……舒服……”
    我努力的抽插着,秦蓝有点失神,这时张强和许军进来了,秦蓝已经忘了一切,只是呻吟着。
    张强赶紧关上门,好在别的属下离我的办公室较远,许军张着大嘴眼馋得看着秦蓝的一对乳房,几天来连续的性交让我力不从心,我觉得腰酸的不行。
    “替我……我……”我喘着气坐在椅子上,第一次干别人的妻子感觉真好。
    “不要……停……干我……的淫……穴……好爽……”秦蓝不停的呻吟。
    许军掏出鸡巴就扑了上去,粗大的鸡巴插进秦蓝的淫穴里,快速的抽插着。
    “噢~~哦哦……哦……”秦蓝的淫水越出越多。
    “太他妈的紧了,夹的我不行了……”许军虽然性欲强烈,也难以连续的抽插,但是许军的疯狂抽插以经让秦蓝昏了过去。
    许军喘着粗气,套弄了几下鸡巴,精液喷在秦蓝的屁股上,顺着大腿的丝袜流下去。
    我拿着秦蓝的高跟凉鞋,把鸡巴顶在鞋里面磨擦,仿佛秦蓝的丝袜脚夹弄着我,精液射在她的鞋里,我让张强也上。
    “以后有的是机会,不用急。”他笑着摇摇头。
    秦蓝渐渐的清醒过来,感觉到自己的淫穴水淋淋的,知道自己还是被人玩弄了,她这才看见我的房间里有三个男人。
    “啊——”她立刻想到自己被轮奸了,而屁股和丝袜上精液粘粘的,她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张强拿起随身听,立时传出秦蓝淫荡的呻吟声。
    “你居然背着你未婚夫,勾引我们头儿,这就是证据。”接着的声音是秦蓝正要求我干她的淫穴。
    “别放了,求你们,快把带子给我。”秦蓝的表情和不久前被张强威胁的我老婆的表情一模一样。
    “想要的话,就要听话,不然,王峰一定很爱听这个。”张强的心里威胁总是很有效。
    秦蓝低着头,一个星期后,她就要和王峰结婚了,被王峰知道了的话,婚礼一定会取消,不是丢尽自己和父母的脸。
    “林大哥……你……你以经插过我的身体了……就把带子还给我吧……”秦蓝开始求我。
    “放心吧,只要你听话,我决不会让王峰知道的。”我安抚着她。
    张强和许军知道我还要玩弄秦蓝,就识趣的出去了。
    “林大哥,你不要骗我啊,把衣服给我好不好?”秦蓝见房间里就剩下我,稍稍放心了一点。
    “不要急着穿衣服,我还要爽呢。”我拉着秦蓝的手,她因为怕我反悔也不敢反抗。
    “啊……林大哥,你刚刚才……还要啊……我受不了了……”秦蓝感觉到自己的淫穴有些肿,求我不要再弄。
    “那你用嘴给我爽爽吧,好不好?”我把裤子脱到脚底。
    “不要……我不会……啊~~”秦蓝连忙捂着脸,我问她有没有给王峰口交过,她红着脸摇摇头。
    “那你要好好练习一下,试一下。”
    秦蓝被我胁迫着跪在我的腿间,闭着眼慢慢张开嘴,套住我的鸡巴,我扶着她的头,刚一抽动,她就恶心的把我的鸡巴吐出来。
    “啊……太大了,林大哥,我受不了……”秦蓝看见我的表情,有些紧张,“林大哥,我慢慢帮你弄,行吗?”
    她又闭上眼含住我的鸡巴,慢慢的套弄,突然响起敲门声,张强和许军在外面,不会有人过来,我连忙把秦蓝的衣服和鞋收倒桌子的抽屉里,椅子往前面一顶,把秦蓝藏进了写字桌下面,她呻吟了一声,嘴里还含着我的鸡巴,动也不敢动,张强和王峰进来了。
    “头儿,李老板的单子差不多了,明天再去就可以签协议,然后就能拿到合约了。”
    王峰一脸得意,而他的女人正在含着我的鸡巴,我连忙称赞他两句,偷看了眼秦蓝,她正紧紧咬着我的鸡巴,气也不敢出,就在自己老公的眼皮底下含着别的男人的鸡巴,她想都不敢想。
    我又说了王峰几句,张强拉着他出去了,我让秦蓝出来,她蹲在下面不敢起来,我把鸡巴顶在她嘴上,她不肯,我要把王峰叫进来,秦蓝只好又张开嘴舔弄我的鸡巴,自己的老公在外面,却要给老公的上司口交。
    我觉得要射出来了,扶住秦蓝的头,她动也不敢动含着我的鸡巴,眼角流出了泪水,我知道她怕我射在她嘴里又不敢说,我从她嘴里抽出了鸡巴,自己套弄着。
    秦蓝连忙把我的鸡巴放在她的乳房中间夹住,我忍不住又射出来了,精液喷在她的乳房上。
    “我很怕精液的味道,所以从不给他口交。”秦蓝轻轻擦着我鸡巴上的精液说。
    “以后我不会再逼你口交了,只插这里。”我指指她两腿之间。
    “啊……你还要弄啊?刚刚才……”秦蓝这才明白我的意思,连忙低下头。
    我用腿夹住她,手玩弄着她的乳房,秦蓝闭着眼忍受着,不过似乎很享受,看来淫药的药力还没过,秦蓝低下头主动舔弄我软软的鸡巴,突然的淫乱刺激下引起她淫乱的本性,忘了他的老公就在外面。
    张强进来了,我明白王峰应该走了,秦蓝早藏进我的写字台下面,我拉开抽屉,和张强出了办公室。
    “头儿,好像已经上手了。”张强笑着说。
    我问张强我老婆晚上去不去他那里,张强说连许军都抗不住了,今天该休息一回,我和他一起离开了公司。
    第二天我到公司,秘书来通知我明天要接待德国来的客户团,看来工作要忙了,我不由想起老婆的丝袜腿和淫穴,有些郁闷。
    我刚一到公司,张强就急着冲进来,“头儿,对手公司接触了德国客户,听说谈了合作的方式。”
    我昨晚刚刚才安排他们入住酒店,没想到今天就出了事,我连忙追问,原来对手公司探知情报,抢了先手,现在德国人已经去了对手公司。
    我急忙赶去酒店,张强说要去安排一下就先走了。到了酒店,好等一番我才见到了这次的德国公司来团的主管施德罗,30多岁,中文说得不错,有亚洲血统,看起来十分的英伟,他让我管他叫阿德。我们坐在酒店的咖啡厅聊了起来,这时我老婆来了电话,说是要和我一起吃午饭,已经到了酒店,我当时明白是张强的用意,用我的性感美娇妻喂德国大色狼,我不由兴奋了起来。
    看见老婆站在酒店入口处,穿着浅灰色的西装套裙,大腿两侧还有开衩,头发斜扎了马尾,关键是一双大腿上浅色的高筒丝袜,从裙子开衩的地方能看见大腿丝袜的花边,脚上是一双露趾高跟鞋,脚尖从鞋前端露出来,十分性感。
    我带着老婆过去,介绍给阿德,他的眼立刻亮了起来,“妈的,色狼!”我暗骂一句。
    我老婆没想到我正在见客户,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毕竟是公关主任,表现大方得体。我却发现老婆的身上有些不对,短裙很紧的贴在老婆的臀部,却看不到内裤的边际,而老婆应该不会穿丁字裤之类的,难道,我心里立刻一荡,老婆没穿内裤……
    我刻意安排老婆坐在阿德的对面,那家伙的话也多了,借着客气,摸了我老婆的小手。老婆坐在沙发上,脸突然红了一下,她也一定发现沙发很低,坐下去里面便要春光乍泻,只好并着腿坐下去,即使这样,也还是没让阿德走了空,他也注意到我老婆的裙内的秘密,脸上不动声色,眼睛却盯着我老婆的下面不放。
    老婆在意自己的坐姿,没注意到对面的色狼不停的用眼睛玩弄她的身体。我借口打电话,走到阿德的身后几步,给张强打了电话。
    张强告诉我原来他骗我老婆来酒店要她和我调情做爱,顺便脱了我老婆的内裤,而且忍不住插了我老婆的淫穴,现在老婆的淫穴里淫水肆溢,他让我借机用老婆吊上阿德。
    我骂了他一句挂了电话,偷看老婆的情况,她正好坐在阿德对面,上午的阳光斜斜的照在腿上,虽然夹紧了腿,也还是看见裙子里面,淫穴被挡住了,淫毛还是隐约可见。阿德正在用中国话逗着我老婆,虽然流利还是有错,老婆有时被逗得发笑,一放松就便宜了阿德的眼。我走过去,又和阿德聊了两句,就邀请阿德和我们一起吃午饭,就在酒店的餐厅。
    餐厅里没什么人,我和老婆坐在一侧,阿德坐在对面,点好了菜,就去了洗手间。我把老婆的一条丝袜腿架到我腿上,用桌布挡住,手摸到了老婆的淫穴,老婆呻吟了一声,靠在我身上,连续的调教让老婆面对我时由于心中的愧疚而十分淫荡,尽量的取悦我。
    我问老婆为什么没穿内裤,她红着脸说想和我快点作爱,方便一些,还要我一会在酒店开房间,我却知道她是怕不然会被张强性调教。我用手指拨弄着她的淫穴,翻开淫唇,因为有桌布挡着,老婆也没有拒绝,靠着我享受着快感。
    阿德回来了,老婆稍微坐正了一些,我的手也放回老婆的大腿上。聊了些时候,我称赞德国的鞋做得很舒适,又指出阿德的鞋好像有点脏,阿德弯腰去擦,我装作和老婆聊天,斜眼看到阿德借弯腰撩开桌布偷窥我老婆。
    他没想到我老婆的腿架在我腿上,桌布又被我们盖着腿,所以老婆的淫穴看得清清楚楚,我想老婆的淫穴微微翻开的样子要让他流鼻血了吧,他弯腰了好长时间,一定把我老婆的淫穴看得仔仔细细,我叫了他一声,他连忙直起身。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吃着东西,不知心不在焉还是故意,阿德不停的掉东西,每次都要捡一阵,不用说就是又在偷看我老婆,我老婆也有点在意,把腿放了下去,阿德才收敛了一下。
    他说这次想顺便做一个关于他们公司的展会,我当然推荐了我老婆,我老婆因为工作才又有了兴趣,约定明天再细谈展会的事。阿德回了房间,我送老婆出酒店,她的脸有些紧张,一定是担心回去被张强调教,我想起老婆没有完成和我做爱的任务,时间已经来不及,我还是送她上了车。
    我赶回公司,加紧督促手下完成协议,张强和许军不知道死到哪去了,我想起老婆该在张强家,收拾了一下,催促手下加紧,就去了张强家,一进门就看见许军躺在沙发上,下身光着,张强也坐在一旁,“我老婆呢?去哪了?”我问。
    许军说我老婆回了公司,筹划明天的计划,我问张强调教我老婆没有,张强把相机给我,里面是我老婆被他们前后插入轮奸的画面,最后屁眼和淫穴全是精液。
    “杨姐被我们干的爽死了,不停的要我们用力插她,后来杨姐被我插得出了尿。”许军舔舔嘴。
    我老婆又被干的失禁了,我担心老婆的淫穴和屁眼会越来越松弛,张强说多调教会让我老婆的淫穴更有淫荡味道,而屁眼要多运动才会更紧。
    我让张强注意保持我老婆的现有状态,不要最后成了四处乱干的妓女,我觉得老婆在我的控制下被人轮奸玩弄才能带给我最大的满足感,张强答应了。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阿德打来了的,说谈一下合作的事,我连忙赶去酒店。
    我进了阿德的房间,他倒是很坦白,直接说明了想和我老婆玩一下,合约没问题,不然就解除合作,我这时却有了个计划,我答应阿德的条件,也要他帮我的忙。阿德听了我的计划,连说没有问题,“我的妻子也很不错,是日本人,下次我再来的时候,一起,很棒的。”
    我连忙答应了阿德换妻邀请,商量好了细节,我就回了家,老婆下午被张强他们轮奸过,明天还要工作,和我调弄了一会,就睡了。我暗想明天的计划。
    第二天我到了公司,和张强商量了一下,让许军和张强帮着加紧做合作细节的起草,我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老婆,她说马上就去阿德的酒店,我说我要很忙,让她自己先去谈,老婆答应就挂了电话,我安排好也赶去了酒店。
    我到了阿德隔壁的房间,拿起电话听见老婆和阿德谈话的声音,这是我让阿德安排好的。我听着阿德挑逗着我老婆的话语,终于听到老婆拒绝后,突然呻吟了一声,一定是被阿德强行按在床上,我听见老婆不要不要的无力叫着,更像是在呻吟,接着是衣服撕裂的声音,阿德亲吻我老婆的声音。
    我幻想着房间内的场景,我老婆发出的呜呜声,一定是在给阿德口交,含着他的大鸡巴。我老婆自从被张强威胁强奸调教后,淫乱的本性已经激发出来,对于这种强暴很难抵挡,几乎是顺从的配合,而这不是我要的,我要控制我老婆的淫欲,让她服从我的安排被人轮奸,那才是我的完美性奴。
    这时又传来老婆的呻吟声,自然是被阿德上下其手,乳房淫穴摸了个遍,我听到阿德的咳嗽声,是暗号,我挂上电话。
    我推推门,阿德给我把房间的门开了,老婆背对着我,正跪趴在一个黑人两腿中间给他口交。阿德锁好门,站在我身旁,我看见我老婆她的衬衣被扯开把她的手反绑在身后,裙子撂到腰部,大腿上黑色的高筒丝袜,脚上还是昨天的露趾高跟鞋,一只鞋已经被脱掉了,粉色的内裤挂在一只脚上,淫穴翻开着,淫水已经流了出来,阿德光着下身,鸡巴挺着,看来刚才他已经插入我老婆了。
    黑人扶着我老婆的头,上下套弄着他的鸡巴,阿德告诉我,那个黑人是他的秘书,叫做奥维,经常陪阿德一起干他的老婆,“我最喜欢看奥维的鸡巴在我老婆的淫穴里出入,真的。”阿德和我走进房间,低声说着。
    老婆根本没意识到有人进来,忙着舔弄奥维的巨大鸡巴,几乎只有一小半塞进她嘴里。阿德来到我老婆的身后,又把鸡巴插进她的淫穴,老婆呻吟了一声。
    我坐在沙发上,奥维看见我,微笑了一下。
    随着阿德鸡巴的抽插,老婆慢慢吞吐套弄着嘴里的鸡巴,淫穴中的淫水被抽插着发出呲呲的声音,阿德哼了一声,从淫穴里抽出鸡巴,奥维立刻把我老婆转过去,让阿德的鸡巴插进我老婆的嘴里。
    “啊啊…啊啊!”我老婆尖声呻吟,奥维的巨大鸡巴慢慢插进老婆的淫穴。
    “天哪,啊,你简直……不是……人,噢……啊!”老婆被插的大声淫叫,阿德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慢慢抽动,老婆把淫穴的刺激用嘴尽情发挥,拼命舔弄着阿德的鸡巴。
    “啊,啊,受不了,了,哦,天哪……啊!!!”最后的尖叫不是因为奥维鸡巴的抽插,而是我老婆看见了阿德身后坐在沙发上的我。
    阿德侧过身,奥维握着老婆被绑在身后的双手,按住拼命挣扎的老婆,阿德扶着老婆的头,“快放开我,放开,老公,不要,啊放开我!”老婆使劲吐出阿德的鸡巴,气喘吁吁的叫着。
    阿德又套弄了两下鸡巴,精液喷射在老婆的脸上,几乎盖住了她的半边脸,在自己的老公面前却被别的男人射得满脸精液,老婆当时昏了过去。
    当老婆慢慢清醒的时候,房间里只有我,阿德和奥维去了隔壁,“老公,对不起,我……是他们。”老婆抽泣起来。
    “可是他们插弄你的时候,你呻吟的多淫乱,根本没有挣扎。”
    我走到床边,老婆想用手擦掉脸上的精液,可是手还被绑在身后,她挣扎的坐起来,“老公,真的对不起,老公,我,”她想起自己被别人插的淫乱样子,又看见我直直的看着被射得满脸精液的她,深深的懊悔着,“老公你不会原谅我了,对吗?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淫荡。”老婆又低下头哭起来。
    “你平常很少给我口交,刚才却那样舔着别人的鸡巴……”
    “求你别说了,我真的很坏……”老婆几乎后悔得有些绝望,“你再也不会要我了是吧,老公,你不会要我了……”老婆等着我说出那句决绝的话。
    我掏出面巾,轻轻地擦掉老婆脸上的精液,心中暗骂:“混蛋阿德,射了精液要老子给你擦。他妈的!”脸上却毫无表情。
    “老公,你不会要我了吗,老公,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老婆的声音越来越低,眼中有些感激和企盼地看着我。
    “原谅你,原谅你再去和别人胡搞,被人干?”我低声说着。
    “不会的,不会的!我全听你的,所有的事。”我老婆听出了希望,急忙说着,“老公你真的能原谅我吗?”她生怕我反悔,小心的问着我。
    “你以后都要听我的要求,你做得到吗?”我说。
    “一定,老公原谅我的话,我全听你的,你想怎么样对我都行,老公。”老婆贴到我身上。
    “要是我让别的男人干你呢?”我反问道。
    老婆愣了一下,“只要老公说的,我都愿意做,老公。”
    我轻吻她一下,“好吧,我原谅你,老婆。”
    老婆兴奋得啊的叫出来,扑进我怀里,我的双手玩弄着她的乳房,老婆有些夸张的呻吟着,我明白她在努力取悦我。超乎想象的轻松,在我的计划中老婆彻底变成了我的性奴,而我从调教她的幕后走到幕前。
    这时阿德和奥维又进到房间里,老婆想躲到我怀里,却被我抱住。
    “完美的夫妻,你们不要一起爽一下吗?”阿德跳上床,我掏出挺得很久的鸡巴,老婆连忙用嘴含住,轻轻套弄。
    阿德和奥维一左一右的坐在我老婆身边,手在她的乳房和屁股上摩搓,老婆见我没说话,也不敢出声,任他们玩弄。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