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人妻哀羞曲4

发布日期: 2018-04-10 小说分类

    人妻哀羞曲4

    第四章 狂乱的兽性
                   (一)
      扳部的叛变计画完全顺利进行。尤其是把黑川海运公司的智囊团头目稻叶收买以后,可以说是如虎添翼。扳部从稻叶手里得到黑川海运公司,也就是能掌握黑川帮全都秘密的投密资料覆印本。包括和财政界的关係,经过香港到曼谷的组织网,还有在东南亚各国的毐品和女人的买卖路线等。但所付出的代价也很大,计画成功的那一天,要保证给稻叶全帮利益的二成,而且从过去没有实惧的干部,要变成扳部的合伙人。
      还有一个,当然是要提供雅子给他。
      不过,代价也有足够的利益。扳部从负责管理女人卖春的干部,一下就变成全国甚至于是远东地区的首领。
      「稻叶先生真是了不起。以后我有了可靠的伙伴了。」
      扳部一面开车,一面露出满足的笑声。
      「嘿嘿嘿。这也是因为你有实力的关係。跟在活不久的首领身边,不如和你合作更有好处。而且我就走不喜欢那个黑川第三代的龙也。」
      稻叶摇动着肥胖的肚子,豪爽地笑起来,怎么看也不像大学教授。
      「对了……雅子在不在?」稻叶的脸上已经完全被好色的表情佔据。
      「现在正是去雅子的地方。而且今天还準备了特别节目。不过,稻叶先生也真是喜欢这种事的人,从大白天就开始催了。」
      「哈哈……彼此彼此。」
      汽车经过侯爵俱乐部的旁边,在泡沬浴的「强暴城」的店前停车。这也是黑川帮经营的泡沬浴连锁店之一。
      内部装璜可以说和侯爵俱乐部一样地豪华。年轻的喽啰急忙出来迎接。稻叶昂首阔步地向里走去,大概他的身份还相当高。
      进入秘宅里看到雅子,双手绑在背后,又栓在柱子上。
      雅子看到稻叶和扳部,立刻紧张地缩紧赤裸的身体。
      「嘿嘿嘿,雅子小姐。今天我是来给妳做个人教授。今天会仔细教妳的。」
      稻叶身上只剩下内裤后,来到雅子的身后开始解开栓在柱子上的绳索。
      「我不要……饶了我吧……」
      雅子紧紧夹住双腿,脸也向相反的方向转过去。
      「雅子小姐,妳已经知道这里是泡沬浴的地方吧。换句话说就是泡沫小姐用身体给男人快乐的浴室。可是这一家又特别一点,是相反的,男客人让女人痛快的。」
      不要听了……,雅子猛摇头。她已经充份知道稻叶的淫邪程度。丑陋的肥胖肚子和手指,在侯爵俱乐部受到的屈辱,到现在也无法忘记。
      「嘿嘿嘿,明白了吧。就是我要给妳雅子小姐洗身体或按摩。当然还会教妳什底是女人的真正快乐。」
      「不要!我不要!」
      「妳虽然说不要,但妳和我的关係已经不是普通的关係了。妳还记得已经多次和我的身体连成一体吧,因为那是昨晚的事,而且,还要更多地连成一体才行。这样才是老师和学生的真正亲蜜关係。」
      稻叶用力拉绳子。让雅子站起来。
      「饶了我吧。我不要那样,求求你,饶了我吧……」
      雅子充满恐惧的脸孔现在更苍白,全身更用力以避免被拉走。
      準备带她进去的浴室里,看到很可怕的木马还有十字架一样的东西,从天花板上还垂下锁鍊。一看就知道那些是用来折磨女人的工具,使雅子的恐惧感更强烈。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妳在害怕什么呢?那些装置会使妳感到很舒服的。」
      「啊!救命啊……」
      被稻叶的力量拖着走,雅子同时发出哭叫的声音。
      稻叶的脸上出现得意的笑容,同时,毫不留情地把雅子拉进浴室里。身后远有扳部推雅子的身体。
      「雅子小姐,水的温度正好,快进去吧。」
      先走进浴缸里的稻叶,继续用力拉捆绑雅子身体的绳索。
      「我不要。我不要洗澡。老师,求求你,放了我吧。」
      雅子双脚用力,拼命扭动身体哀求。
      「扳部先生,快把雅子小姐推进来……嘿嘿嘿,我们一起玩乐吧。」
      「那是最好不过了,嘿嘿嘿。」
      扳部的脸上出现淫邪的笑容,用力把雅子推进浴缸里。
      「嘿嘿嘿,雅子小姐……好好泡在热水里吧。不过,妳的身体真是很漂亮。」
      「不错,不愧是练水上芭蕾的人,皮肤晒成褐色,而且乳房的弹性赏在太美妙了。」
      稻叶和扳部从左右夹住雅子,抚摸她的身体。
      「啊……不要碰我,不要再做这样羞辱我的事了。」
      雅子的尖叫声反而使男人的身体感到快感。像雅子这样的大学女生为羞耻而哭的样子,对中年男人而言,是有莫大的新鲜感。能将没有成熟的肉体,按照自己的嗜好调戏。对中年男人而言,大学女生的新鲜肉体,可以说是最好的返老还童的灵丹。
      「年亚女人的身体真好,哈哈哈。」
      稻叶将雅子在水里摇动的乳房,从下面向上捞一样地玩弄。二十岁的乳房,在稻叶的怀里变形,看到这里样子,稻叶已经陶醉在大学女生的肉香里。
      「啊……饶了我吧……」在揉搓的羞辱感中,雅子开始啜泣。
      「嘿嘿嘿,妳的乳房真柔软。我这样弄,妳会感到很舒服吧。」
      慢慢地揉可爱的乳房,同时用手指尖逗弄乳头。本来被绳索在乳房上下捆绑以后,早已经开始敏感。逭时候再经过捏弄,雅子的乳头已经火热到疼痛的程度。
      「不要,我不要,请放过我吧。」
      「妳虽然说不要,但女人的身体是很诚实的。看吧,乳头已经硬挺起来了。这是感到舒服的证明。」
      听到稻叶说的话,雅子只好紧闭上眼睛,哭泣时,肩头也随着起伏。好色的手指就好像有吸盘一样的不肯离开乳房。
      在浴室里听到雅子悲切的哭声,确赏充满哀怨感。
      铃铃铃……
      意想不到地听到铃声,雅子张开充满泪水的眼睛。因为眼泪形成矇眬的视线中,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小铃铛。铃铛上栓着一条线,不知道用来做什么。但雅子年轻的肉体从本能上感觉出一定是淫邪的道具。
      「哎哟!」线捲在乳头上的疼痛使她发出尖锐的叫声,同时猛烈摇头。
      「嘿嘿嘿,我要给妳这便可爱的乳头上装好相配的铃铛。可以说是一种装饰品吧。……美丽的乳头也是要化粧的。」
      稻叶和扳部故意一面让铃铛发出可爱的声音,各自在左右的乳头上栓上一个铃铛。
      「啊,痛啊……不要这种东西,不要绑上铃铛吧。」雅子一面哭一面哀求,不断地重複说同样的话。
                   (二)
      那是极度异常的光景。双手捆在背后,乳头上挂着铃铛的年轻女人,在浴室里哭者逃跑。两倜肚子突出的丑陋中年男人,也是赤裸着身体在追赶。只是男人都矇上眼睛,用手摸索着慢慢活动。
      「嘻嘻嘻,可爱的雅子在那里。雅子……雅子……」
      「教授,这种捉迷藏也好玩吧……为了抓美丽的大学生,自然能热情起来。」男人们发出好色的笑声,继续在浴室里摸索。
      「不要过来,不要到这一边来……」
      雅子叫到一半,急忙闭嘴。如果叫出来,等于是通知他们自己在什么地方。
      两个男人的脸转向雅子的方向。慢慢逼向雅子,雅子向后退。
      铃铃铃……铃铃铃……。
      就在这剎那,乳房摇动,铃声随着响起,急忙使身体停止也来不及了。铃声在浴室里显得特别响亮。
      「嘿嘿嘿,果然在这一边……马上能抓到妳的。」
      稻叶的双手沾满肥皂泡沬,假装做出揉搓的样子,慢慢走过去。稻叶已经来到眼前。
      「不要!救命!救命啊……。」
      不要……不要被这些邪恶的男人强暴。违然已经失去处女,大学生的雅子违不能完全投入官能的世界里,对于性爱仍无法抛弃唯美意识。对雅子而言,那是和爱人纯一之间的爱的证明。
      铃铃……铃铃……
      铃声又响起,就是努力设法不要铃铛响,也没有办法阻止因恐惧产生的颤抖,稻叶向铃声的方向慢慢逼近。
      「求求你,不要过来……」
      雅子忍不住发出尖叫声向后退二,三步。
      「啊……哎哟!」
      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背后,雅子闯入扳部的怀里。
      「嘿嘿嘿,教授。我抓到了,这种柔软的肉体,只有雅子才有。」
      「放开我!……我不要,我不要!」
      雅子疯狂地抗拒。可是当稻叶的手摸到雅子的双肩时,发出绝望的尖叫声,雅子闭上眼睛。
      「妳是很乖的女孩,老实一点吧,现在就给妳洗乳房和肚脐。」
      乳房上涂满泡沬时,雅子开始哭泣。
      「伤害到这样光滑的皮肤太可怜,所以我会用亲手洗的。」
      滑溜溜的样子使雅子联想到毒蛇,从脖子到肩膀,从隆起的乳房到肚脐四週,慢慢涂满泡沬。
      「饶了我吧……啊……」
      雅子弯曲身体,不断哀求,男人好色的手不停在乳房上揉搓,铃声不停地响。
      「现在给妳洗下面吧,雅子把腿分开大一点。」
      稻弃一面摸大腿一面说。
      「啊……不要……,不要了……」
      强烈的羞辱感使雅子哭泣,喉咙不停地抽搐,当稻叶的手强迫地想拉开雅子的大腿时,扳部过来阻止他。
      「教授,不用这样急,她逃不了的。现在,再玩一次捉迷藏吧。」
      「好吧,就照你的话,再痛快地玩一次捉迷藏。」
      稻叶克制立刻想扑在雅子身上的慾望表示同意。
      「雅子,下一次要抓到妳,就要仔细地洗这里了,还有屁股。」
      「不要!放过我吧!」
      女人最怕羞的地方被捅一下,雅子发出锐利的叫声。
      铃铃铃……铃铃铃……
      雅子拼命地逃避,这一次若被抓到以后,女人最难为情的地方会被玩弄……。想到这里,泪水不断涌出。
      铃铃铃……铃铃铃……。两个男人虽然矇上眼睛,但浴室里毕竟很窄小,没有多久雅子就被抓到。
      「现在蹲下来,把腿儘量分开,我要给妳洗所有的地方。」
      「不要,不要,不要再摸我了。」
      虽然明知没有用,但雅子还是不得不这样喊叫。强迫她蹲下来。然后好像迫不急待地,从左右有两个男人的手摸过来。
      「呜……呜……」
      就是想抵抗,也抵不过两个男人的力量。大腿慢慢被拉开。
      「嘿嘿嘿,妳的最怕见人的地方完全露出来了,雅子,我会把里面也给妳冼到的。」
      「啊!不要!我不要!」
      雅子充满厌恶感的尖叫声和表情,也使稻叶不由得产生颤慄。这时候对美丽大学女生的邪恶慾望,也达到最高潮。
      「嘿嘿嘿,真柔软,好舒服啊,稚子。」
      「呜……饶了我吧。」
      这种行为不是替她洗澡,完全是玩弄。稻叶毫不留情地在玩弄最敏感的花蕾。
      「啊!不要……不要……」
      雅子的身体向后退,可是后面有扳部的手在抚摸她的双丘。
      「雅子,请教授好好教妳什成是女人的幸福。这是在大学学不到的,妳应该高兴才对。」
      从雅子的嘴里再度叫出悲辱的哭声。
                   (三)
      「嘿嘿嘿,她的身体愈看愈美,新鲜又有弹性。」
      稻叶在浴缸里把雅子抱在腿上,雅子的身体确实充满健康美,晒成褐色的皮肤,光滑地连蚊子都无法停在上面。
      「是呵,真想让她赤裸地表演水上芭蕾。嘿嘿嘿……」
      扳部表示同意,只是幻想赤裸的雅子在客人面前表演水上芭蕾……下体就产生火热的感觉。
      「就那样表演呀,侯爵俱乐部的秀一定会很出名。」
      「大概是野兽的血开始沸腾,稻叶的声昔开始沙哑。稻叶曾经在大学的游泳池看到过雅子,每一次都幻想她赤裸地表演水上芭蕾的情景。
      「太好了……现在马上开始练习吧。」
      两个男人互相望一眼,脸上露出魔鬼般的笑容。
      「求求你们,不要让我做那种难为情的事,饶了我吧……」
      强烈的羞耻感使得雅子的声音颤抖。
      「嘿嘿嘿,这是妳经常练习的呀,快把身体浮起来。」
      扳部用手支撑雅子的上半身时,稻叶的手去按雅子的双丘,然后使她的身体浮在水面上。首先出现二十岁女性的阴毛在水面上摇动。
      「雅子,这样以后,是举起一条腿吧。」
      稻叶的手抓雅子的左脚,然后用力向上抬。
      「啊!不要!」
      雅子扭动腰肢,发出羞耻的叫声。
      白色的乳房,在扳部的怀里微微阵动,充满健康美的大腿也在颤抖,可是稻叶把她的左腿高高举起以后,雅子好像放弃挣扎不动了。在窄小的浴缸里,不可能胜过二个男人的力量。
      雅子开始啜泣,稻叶看着雅子的大腿根说。
      「嘿嘿嘿,好可爱……如果想更暴露出来,大概是要举起双腿吧。」
      看到不停哆嗦的雪白肉体,稻叶儘量让自己的眼睛获得享受。听到稻叶的话,雅子哭得更激烈,浴缸里的水震动后打在身上,形成另外一种剌激。
      「我不要那样……放开我吧。」
      「雅子,现在就像妳在游泳池里练习一样,先举起双腿再分开,我会支撑妳的屁股。嘿嘿嘿,如果还不听话,我就给妳骑那个木马。」
      稻叶一面说,一面指放在浴室角落的木马,雅子看一眼那个木马,脸色立刻变苍白。
      那个东西太可怕……雅子感到绝望。虽然说是木马,实际上是用铝管组合而成。在相当于木马背的铝管正中央,安装着看起来就可怕的象徵男人的假泩器,直立在那里。
      如果骑在那种东西的上面,一定会疯狂,恐惧感使得雅子全身颤抖。
      「骑上那个木马以后,还有电动震动器,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不哭的。嘿嘿嘿,妳如果不肯举起双腿,就给妳骑那个木马吧。」
      「不要!不要那样欺负我!」
      雅子的双腿立刻向上举起,大概对那个木马恐惧到极点。虽然有男人支撑身体,但仍以惊人的技巧,举起双腿,为羞耻感起伏不停的雪白肚子,露出到水面上。那种光景确赏很美。
      「雅子,妳做的很好,现在儘量劈开大腿吧。」
      稻叶的眼睛已经出现血丝,遝把头靠近屁股,在那里像狗一样地闻来闻去「饶了我吧……」
      稻叶的鼻子碰到大腿,雅子也无法躲避,只有用哭泣表示抗议。
      「雅子,快一点分开吧,难道妳是想骑木马了?」
      「啊……饶了我吧。」
      雅子不断反覆地这样哭求。
      「看妳这种样子,大概是想骑木马了。」
      「不……等一等……我不要骑那种东西。」
      雅子发出绝望的叫声。
      「完了……已经完了……」
      雅子的大腿关始慢慢向左右分开,她的眼睛没有看任何地方。因为要承受这样大的羞耻,只有紧紧地闭上了。
      「嘿嘿嘿。开始露出来了,愈看愈好看……年轻女人的真好。」
      稻叶把头伸入分开的大腿间,仔细地欣赏。
      等于是还没有经过男人的花瓣。从里面露出粉红色,充满神秘感的美。
      「是啊,只是和纯一睡过几次,还能算得上是处女……」
      扳部也伸过头来观赏。
      「嘿嘿嘿,真受不了。」稻叶用手指轻轻摸过去。
      「哎哟!不要摸!」
      从雅子的嘴里立刻冒出激烈的哭声。双腿像海草一样扭动。
      「雅子,不要乱动……这样我就摸不到了,没有办法就只好给妳骑木马了。」
      稻叶无法对付雅子的抗拒。
      「嘿嘿嘿,好哇,我就想到会用,所以装上处女用的,我想教授喜欢的,对雅子还是太粗了。」
      扳部抱起雅子说。
      虽然说是处女用的,但对雅子而言,已经是感到惊慌的大小。更何况雅子更没有经验过电动的东西。
      「雅子,现在来骑马吧。」
      「不要!我怕!不要……」
      雅子拼命扭动身体,但仍旧是毫无作用的抗拒。拴在乳头上的铃铛不停地响。
      稻叶和扳部从左右抱起雅子,带到木马那里后,一不留情地放在电动的假性器上,然后使雅子的身体向下落。
      「哎哟!……呜……」
      从仰起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用这个东西慢慢享受做女人的欢喜吧,现在要打开电开关了。」
      这时候的雅子已经听不到稻叶说话的声音。
                   (四)
      扳部一个人驾崩汽车,脸上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他是忍不住想起刚才用木马玩弄雅子的情景,这时候大概稻叶正在享受雅子的肉体。
      现在,扳部正要去龙也常去的情人旅馆。
      龙也应该是在那里。因为有德二的报告,对龙也的动态暸如指掌。龙也已经迷上美丽的有夫之妇,而且几乎到达病态的程度。躺在病床上的黑川社长,为了继承的问题叫龙也去以后,龙也仍旧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可以说一切的状况都完全按照扳部的计画进行。
      可是,扳部仍旧对龙也不放心,希望亲眼看一看龙也的动向,龙也是不能大意的人。
      到达旅馆时,扳部从后门悄悄进入能看到龙也那个房间的秘密房间里,透过魔术镜,能看到里面的一切动静,果然龙也还在那里。除龙也之外,还有德二及乔洽等五名年轻人。
      美丽的女人在他们的中央。
      大概是遭遇到相当羞辱的行为,呼吸急促,红红的脸低下去。江美子是被一条很粗糙的绳子绑在竖在墙壁上的铁梯上,不仅是如此,双脚还抬高到头上,洁白的裸体形成对折的状态,捆绑在铁梯上。
      「嘿嘿嘿,这种样子真好看,完全暴露出来了。」
      这是吉米的声音。
      江美子做为女人最怕羞的部份,完全呈现在男人的眼前,从雪白双丘之间露出来的秘部,正相当于龙也等人的腰部高度,看在扳部的眼里,甚至于感到压迫感。扳部从魔术镜仔细看过去,突然感到惊讶。因为在江美子大腿根部应有的黑草地完全不见了……那个给人神秘感的黑色阴毛……︵被剔掉了……︶扳部看到像小女孩一样的江美子阴部,确实感到惊愕。太生动……那种样子太生动了……
      这时候又听到乔治的声音。
      「龙也,差不多该让我们干了吧,刚才在狄斯可时。你是答应我了。我已经无法忍耐。」
      「是啊,这样下去,我们会活生生地急死,快一点轮班干吧。」
      纪三郎表示同意。好像片刻都无法忍耐的样子。
      「不要这样像饿死鬼了吧,你们这样急,就失去把这里剃光的意义了。研究这个女人的身体以后,再慢慢享受,龙也,你说对不对。」
      龙也听到吉米的话点头。
      「吉米说的不错,仔细研究之后。再给你们干吧。」
      龙也一面说,一面巧妙操作深深插在江美子肛门里的玻璃棒。
      这个叫龙也的男人,究竟变态到什么程度,从跳完狄斯可来到这里以后,就是剃体毛的时候,他的手也一直没有离开玻璃棒。而且,也绝不肯让他的伙伴们碰一下玻璃棒。
      每当玻璃棒动一下,江美子的头就不由己地向后仰。只有咬紧的下嘴唇表示江美子内心的气愤。
      「龙也,快一点,快一点弄完吧……」
      江美子气呼呼地哭诉,虽然是痛苦的事情,但还是希望赶快结束,唯有这样,江美子才能得救。
      可是龙也的回答更残忍。
      「嘿嘿嘿,妳这样想弄吗?马上就会让妳嚐受到轮姦的滋味,妳也不用着急。」
      龙也的眼睛好像在思考用什么淫邪的方法折辱江美子,散发出淫光。本来他的长相就是流氓的样子,这样一来更增加几分可怕性。
      「又要做什么……」
      把玻璃棒留在江美子的肛门里,龙也在皮箱里找东西时,江美子用颤抖的声音问。江美子已经充份了解龙也是多么可怕的人了。
      「江美子,妳不是希望快一点和我的朋友们干吗?既然这样,就要请他们仔细地检查妳的玩意儿。让他们感到满足,才是礼貌。」
      「这……」
      江美子吓得说不出话来,这些男人在狄斯可的厕所里已经看过,剃毛的时后也轮班调戏,可是现在,还要检查。
      「只是看一下,什么也看不到。尤其是结过婚的女人,用来检查女体的秘密,是最适合的实验对象,就让他们彻底地检查吧。」
      「我好像做妇产科医生一样了。」
      乔治和纪三郎笑嘻嘻地走过来,然后立刻伸手摸江美子最怕羞辱的地方。
      江美子本能性尖叫一声,身体也震撼,可是江美子没有继续哭泣。因为她知道哀求也没有用,如果哭出声音,反而使龙也感到高兴而已,也相对地使自己更悲惨。
      纪三郎的手指在江美子象徵女人的部份摸一下,然后捏住一边。乔治捏住另一边,然后一起向左右拉开,这样的动作使江美子感到恐惧,好像里面的内脏都要暴露出来。空气的接触,使里面产生冰凉的感觉,因强烈的羞耻感,全身都像火烧一样地热起来。
      「嘿嘿嘿,真好看。」
      那里散发出妖豔的美,会使人产生立刻对那里加以蹂躏的慾望。
      就在向左右分开的剎那,原来放在江美子眼前的晒衣夹,突然夹住那最敏感的部位。
      「哎呀……痛呀……」
      知道男人们的可怕企图,和强烈的疼痛,使得江美子发出呜咽声,同时猛烈摇头,这些疯狂般的年轻人,想用晒衣夹夹住之后,拉上面的线,使江美子的花瓣更扩大。
      「啊……不要那样……已经把我羞辱够了吧。龙也……快点弄完测验吧。」
      想咬紧牙关不要露出哭声,但没有用,身体虽然已经被沾污,但现在这种行为,还是使江美子受不了,乔治和纪三郎向左右拉线,然后到铁梯的后面栓住。
      「嘿嘿嘿,这样以后,妳是没有办法隐藏起来了。」
      「是啊,这样明显地暴露出来,反而使我们觉得难为情了。」
      乔治和纪三郎发出得意的笑声。此时,低下头红着脸,拼命和羞耻感作战的江美子,看在男人的眼里,显得更新鲜,房间里已经充满淫邪的人体气氛,当然知道蹲下的男人们看那里。
      「嘿嘿嘿,这里就是女人可爱的花蕾,大概是有了性感吧,已经抬起头了。」
      「嗯,而且很敏感的样子……颜色也好看。没想到女人的这里是很漂亮的。」
      几个男人轮班地用手指挖弄,而且还做批评。
      「啊……龙也,快叫他们不要这样了……」
      「妳这样说也没有用,龙也是让美丽的女人哭泣,比什么都受用。嘿嘿嘿,他是让我们玩弄他的女人还会高兴的男人,女人如果没有哭泣,他就不会兴奋的。」
      健三说的没有错,当龙也看到乔治等人玩弄江美子的样子后,脸上就出现淫邪快感的火焰,从旁边伸出手,仍旧轻轻摇动玻璃棒,但他的眼睛像野兽一样,片刻没有离开伙伴们玩弄的地方。偶尔还看一看江美子的脸,露出可怕的笑容。
      看到龙也的那种可怕面貌,江美子几乎忘记自己的下体被男人们挖弄,倒吸一口气。
      「嘿嘿嘿,真是美极了,女人的尿水大概就是从这里出来吧。」
      「啊……不要……」
      「嘿嘿嘿,不要说不要了,妳实际上是很高兴的。不过,女人身体的构造,确实太巧妙了。」
      男人们笑着用手指检查,每当手指碰到时,江美子就会发出短暂的叫声,腰都的肌肉随着紧张起来。
      啊……这是多么美的女人……江美子……。
      看到江美子在男人的围绕中哭泣的样子,使龙也感到无比的妖美,连他自己都打寒颤,甚至于连插在江美子肛门里的玻璃棒也忘记操作。
      「龙也,你怎么了。」
      「……」
      「喂,龙也,你没有事吧?」
      吉米的声音使龙也清酲过来,急忙以沙哑的声音说:「啊,没有事……」
      这种情形还是第一次发生,当初是想拿江美子来向这一群朋友夸耀,但没有想到女人受到许多男人的折磨时,会有这样的美感。
      美丽的女人和五个男人--对龙也来说,感到非常新鲜。
      「以后的事情交给我。」
      龙也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焰。
                   (五)
      「现在,要检查妳应该接纳我的朋友们的地方了,嘿嘿嘿……我要用这个看到妳的内脏。」
      龙也为了隐藏刚才的失态,故意举起手里的金属器具。
      江美子看了一眼,脸色立刻变了。
      「那种东西……」
      江美子已经无法说下去,有过生孩子经验的江美子,在妇产科医院看过那样的器具。
      「那是什么……」
      吉米露出迷惑的眼光,看龙也手里的器具。
      「你没看过吗,这叫腔扩大镜。」
      龙也把像塘鸭的嘴,一张一合地弄给吉米看。
      「用这个东西看她的里面吗……」
      德二吞下一口唾液。
      「对极了,检查女人身体时,用这个东西最好。」
      听在江美子的耳里,几乎要昏过去。
      要用那种器具折磨她……而且是要看女人最难为情的地方。
      「龙也,求求你,不要用那种东西吧!」
      江美子的叫声几乎要吐血,如果不说话,简直要疯狂,虽然是坚强的江美子,心也要快要爆裂了。
      「嘿嘿嘿,江美子,妳也不是第一次用这个东西了吧,不用那样怕,不过,妳也能看得出来,这个扩大镜比一般的大一些,是生过孩子的女人用的。」
      「啊……我不要,救救我吧!」
      「嘿嘿嘿,我要你回想起生孩子时的痛苦。」
      龙也用扩大器的头部碰一下江美子的脸,发出得意的笑声。
      「龙也,你真的想用这个东西吗?」
      连乔治看到龙也的样子,都有一点恐惧。
      「对啊,你们也想看吧。看江美子的秘密,今天会让你们看个够。」几个男人好像犹豫不决地看龙也的表情。
      他们的脸上充满想看的慾望,但同时也对女人这样彻底折磨的龙也,显示出惊讶的表情。
      被龙也看中的女人,简直是掉入地狱里……扳部对龙也的变态也感到意外,这个人是不懂得对女人用『糖果与皮鞭』。他只知道用皮鞭,这样会把一个女人弄坏,是把女人的优点也破坏的疯子……扳部在心里这样想。
      如果把女人的身心都变成雌性的野兽,就没有任何意思了。肉体要变成野兽,阻心双,要保持女人……这是扳部的主张。
      逭时候又听到江美子的尖叫声。
      「饶了我吧,龙也……饶了我吧……」
      「嘿嘿嘿,我要把妳的束西彻底地扩大,如果感到痛苦,妳可以大声的哭泣。」
      龙也蹲下来,扩大镜的尖头碰到江美子的最敏感的部分。
      「救救我吧!不要……啊……。」
      冰凉的金属感,使江美子张开嘴哭叫,从刚才一直受到折磨而充血的花瓣,好像要逃避似地蠕动,原来闪闪发光的扩大器的金属部份,遇到江美子体内的热气,蒙上一层雾,形成更妖媚的气氛,这时候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偶尔伸出舌头舔一舔乾燥的嘴唇,睁大眼睛,凝视在一点上。
      龙也把塘鸭嘴状的部份,慢慢插进去,就是龙也难免手也有一点发抖,江美子断断续续地发出哭叫声,江美子的这种声音,几乎使龙也立刻就射出精液。
      「九公分的嘴完全进去了……现在要张开了。」
      龙也的声音也显得很紧张,拿器具的手,因为发抖的关係,扩大器的柄部,偶尔碰到插在肛门里的玻璃棒,发出清脆的声音。
      「禽兽!……只有禽兽才会这样羞辱女人!」
      江美子虽然这样愤怒地说,但扩大器的头部慢慢开始张开,就扭动身体,使丰满的乳房摇动,也疯狂般地开始哭泣。
      「呜……啊……不要了……啊……」
      就是挣扎也没有用,那个东西慢慢张开,产生内脏像撕裂般的疼痛感。
      「噢……呜……啊……痛……」
      从江美子的嘴里发出柔肠寸断般地哭叫声,几乎从全身的每一个汗毛孔,都喷出油汗。
      慢慢扩张开来,江美子从喉咙里挤出像呻吟又像哭泣的声音白身上的汗珠从乳耨流下去。
      「嘿嘿嘿,这样大概够了吧。」
      龙也这才固定扩张器的把手,同时擦拭额头上的汗珠,这时候龙也也是全身都冒汗,而且露出充满雪丝的眼睛,慢慢向里看。
      「这……就是江美子身体的秘密……」
      那是可以用神秘来形容的女人身体的秘密,很像一个独立的生物,江美子此时只有张开嘴,不停地喘气,但她的样子完全露出成熟女人的色香味,有无法形容的妖媚感,已经无法说话,只是拼命地忍受羞耻和痛苦。龙也又重新向里看,然后从扩大器的嘴都,伸进手指。
      「呜……呜……」
      江美子又发出呻吟声,随着她的呻吟,花瓣也开始蠕动,龙也的手指动一下,江美千就发出「呜」的哭泣声。
      「嘿嘿嘿,你们也来看看,实在太妙了。」
      终于抬起头的龙也,热热叹一口气说,因为兴奋过度,他的脸在抽搐。
      「我来看一看……」
      「混蛋,我要先看,」
      几乎男人为了争先恐后先睹为快,开始争吵推挤。
      「混蛋!急什么?时间多的很,轮班来吧。」龙也急忙怒吼。
      男人们好像心不甘地开始排队,每个人看完之后,都会惊叹地说「受不了……太妙了,太妙了……」
      「不要看……你们是野兽。」
      不停喘气的江美子,终于挤出这句话,由于龙也的折磨,疼痛感已经麻痺,然后又变成无怯形容的骚痒感,男人们火热的视线,在她的身上形成强烈刺激。
      「江美子,妳的身体这样好,不要捨不得给人看,让他们慢慢欣赏吧,嘿嘿嘿。」
      龙也舔一舔嘴唇,做出淫笑,然后又开始用玻璃棒折磨江美子的肛门。
      男人们的慾望几乎是无止境,不用龙也交待,就翻来覆去的看,用手指挖弄。
      「哎,你们从这里选一个喜欢的。」
      龙也一双手不停地操作玻璃棒,用另外一只手从皮箱里拿出一些东西摆在地上。有画笔、耳勺、棉花棒、毛笔、还有牙刷。
      「这……?」
      男人们不知做什么用,都在那里发呆。
      「嘿嘿嘿,好像你们都对江美子很满意,所以轮姦时,还会为了顺序争执,所以就用这些东西决定优先顺序。」
      「怎么弄呢?」
      「还不明白吗?用这些东西爱抚江美子的身体,然后叫江美子说出谁弄得最好,这样决定轮姦的顺序。」
      「原来是要她自己决定……确实妙极了。」
      终于了解龙也的企图,几个男人高兴地笑了起来,然后伸手就去抢摆在地上的东西,那种样子使人联想到臭肉上的苍蝇。
      「江美子。妳也听到了吧,我的朋夫会用各种方法使妳舒服,妳要决定谁弄得最好,排成顺序。」
      龙也故意用温柔的声音说,但这样一来反而让人觉得可怕。
      「龙也……饶了我吧……快弄完……快一点……」
      「马上就要开始轮姦,但必须要决定顺序,如果妳想快一点就自己决定顺序。妳若不肯……嘿嘿嘿……就要给妳浣肠。」
      龙也摇动着玻璃棒,笑笑,那种笑使江美子感到恐惧,这种羞辱已经无法忍受,不愿意再让自己的身体成为男人慾望的实验材枓。不过,现在她希望的,只是儘快做完。
      「不要!不要浣肠……不能浣肠……」
      江美子几乎忘记自己的身上现在仍继续受到的折磨。
                   (六)
      他不过是个乳臭未乾的小毛头,竟然能想出这样残忍的事……简直是畜生……
      扳部从魔术镜向里看江美子掉在地狱里的情形,同时这样自言自语。
      本来是想看一下龙也的情况就走的,但里面的情形使他无法离开,虽然预测会有相当残忍的折磨,但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样子……。现在对龙也的执着和变态心理重新感到惊讶,难怪也有「疯犬龙也」的绰号。大概他一定要把江美子训练成野兽,甚至于就是她死了,还会姦尸。
      可是,更便扳部惊讶的,在是在折磨的痛苦中哭泣的江美子肉体的美,身体上就像涂上一层油,成熟的色香味完全吸引了扳部。
      真美……这是无法形容的性感,叫人无法忍受……
      受到折磨后,受到羞辱后,江美子的身体会变得更妖豔,甚至于给人神秘感。
      以后,我当上首领时,一定要把江美子抢过来,给那些苍蝇吃太可惜了……扳部不由得吞下口水。但不知女人的肉体,是不是还能维持到那个时候。
      「啊……呜……痛……」
      这时候从江美子的嘴里又冒出痛苦的悲叫声,扳部的脸又紧紧贴在魔术镜上。
      「怎么样?妳很舒服吧?再来再来……」现在折磨江美子的是乔治,从张开的扩大器里插入画笔,在里面活动。
      「嘿嘿嘿,箠尖都湿了,不过有这样好的身体,也就难怪了。」「呜……这……啊……」
      用画笔尖磨擦时,江美子发出几乎会冒出火的尖叫声,那种刺激实在受不了,好像身体里一阵一阵地产生麻痺感。
      「啊……啊……呜……」
      就好像身体里面开始燃挠,女人的快感也随着火热起来。江美子在心里想绝对不能产生快感,不能让这些野兽得逞,但咬紧牙关也没有用,从身体里不断涌出的骚痒感,她不由得喘息。
      「嘿嘿嘿,该轮到耳勺了,会比乔治给妳更大的快乐。」健三和乔治换班。
      「啊……呜……啊……」
      耳勺慢慢活动,非常巧妙地刺激女人的性感。
      「妳的性感真强烈……嘿嘿嘿……」
      就女人身体的弱点完全了解的动作,使得江美子的啜泣声更强烈。这时候江美子已经失去愤怒。也没有厌恶感。她现在只感到火烧般的官能造成身体的快感。
      几个男人轮班刺激江美子的官能,棉花棒、耳勺、毛笔、还有牙刷,轮班折磨江美子,画笔也在江美子的身体里不断地变换各种动作,龙也操做的玻璃棒,在江美子肛门里的活动也更激烈。可是,男人们的动作突然完全停止,就连玻璃棒也慢慢离开江美子的身体。
      「啊!啊!」
      江美子几乎要大叫,不要把玻璃棒拔出去。她这时候什么刺激都要了,即使是用来折磨肛门的……
      「嘿嘿嘿,好像屁股也开始有性感,将来有很大希望。」
      龙也在心里想,姦淫江美子的屁股是他的梦想。
      「这是为什么……啊……我已经……」
      现在什么也顾不得了,快一点来吧……女人的身体为追求粗壮的男性,不停地蠕动,这是女性本能的悲哀。
      「嘿嘿嘿,嘴里说的很神气,但究竟是女人,江美子……既然妳这样想男人,就决定他们的顺序吧。」
      龙也说完之后,就拿出毛巾,矇上江美子的眼睛,这时候男人们再度展开残忍的游戏。因为这一次要决定顺序,每个人的动作都特别仔细,拿出所有的技术,一个一个地刺激女人的官能。
      「啊……好……呜……好……」
      江美子好像疯狂地喊叫,因为矇上眼睛的关係,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在一点上,就好像那里能代表整个身体,嫩肉在蠕动,过份强烈的刺激,哭声已经变沙哑,只能断断续续地发出声音,完全成熟的乳房也不停地颤抖。
      太厉害了……但这个女人也太性感。就是她的丈夫大概也无法使她产生这样的高潮……不过,也太残忍了一些。难怪他的绰号叫「疯犬龙也」,能那样让女人着急,精神当然会受不了,而且龙也不会让女人真正达到最高点,就在高点附近上上下下。
      「噢……还不如……杀了我吧……」
      江美子实在忍不住这样大叫。
      「江美子,谁弄得最舒服,妳说说看。」
      「噢……好……好……」
      「妳要不说,就这样继续下去,而且还要给妳浣肠。」
      这时候江美子已经无抾了解现在的状况,只是一心地想儘快达到性的高潮,在龙也的要求下,糊里糊涂地喊叫。
      「啊……就是这个……」
      「嘿嘿嘿,是吗?现在正在弄妳的男人……妳知道他用的是什么……还有,他叫什座名字?」
      「啊……呜……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他已经弄过妳五次了。」
      「是……牙刷,牙刷吧……呜……好……是吉米……」
      听到江美子的话,手拿牙刷的吉米高兴地跳起来,因为决定他是第一个。
      「好吧,现在要决定谁是第二名。」
      决定第二名的是使用棉花棒的德二,然后是画笔的乔治,耳勺的建三,毛笔的纪三郎。
      「嘿嘿嘿,要开始轮姦了。」男人们发出怪叫声,把江美子的身体从铁梯上放下来,可怕的扩大器也拔出去。但并没有解开在背后绑住双手的绳子,就这样,送到圆形的床上。
      「女人是只有一个江美子,男人有五个……江美子,妳一个人能应付得了吗?如果受不了,叫妳妹妹雅子来帮忙吧。」
      「不,不能碰雅子……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是吗?可是轮姦是很辛苦的。不过有妳这样的身体也许还能受的了。」龙也点燃一只香烟,用淫秽的口吻说。
      「嘿嘿嘿,现在就让妳痛快地哭个够吧。」下半身赤裸的吉米爬上床,看到吉米的剎那,江美子大叫一声,就好像看到可怕的东西一样,立刻转过脸去。
      吉米是黑人的混血儿,除黑皮肤外,还有可怕的粗壮。
      「妳準备好了吗?嘿嘿嘿。」
      吉米进入大腿之间,覆盖在江美子的身上。」
      「我怕!我怕!……啊……」
      吉米缓慢地也重重地,深深地进入江美子的身体里,江美子翻起白眼。」「啊……气人……啊……好……」
      一方面是恐惧和气愤,但相反的,自己的肉好像期望已久的向男人的肉体缠绕,江美子的腰肢猛烈扭动,在焦急期盼过的身体里,现在说是被强姦,不如说是江美子陶醉在性慾的快感里,巧妙地抽插,使得江美子不由得张开嘴,形成陷入官能漩涡里的女人的表情。
      「啊……好……啊……」
      「嘿嘿嘿,妳就更浪一点吧……对了……就是这样……好……好……」
      「啊……啊……啊……」
      在妖媚的蠕动中,从女人的身体发出甜美的色香味,整个房间里充满妖豔的气息。
      「吉米,快一点,我忍不住了。」
      男人们好像无法再等待下去,伸手摸江美子的身体,有人摸乳房,有人吻脖子。
      「可恨,我没有办法等了。」纪三郎迫不急待地猛拉江美子的黑髮,江美子不由得张开嘴,洁白的牙齿也上下分开。
      「只是弄下面,大概还不够,我把妳的上面也塞起来吧。」抓住黑髮猛然压下去,嘴里塞满男人的肉棒,江美子也任由他们摆弄了。
      看着在一群男人的折磨中摇动的女人身体,龙也仍继续握着玻璃棒,但他的脸上露出淫靡的满足感。
                   (七)
      扳部终于整夜都没有办法离开魔术镜,那是一幕非常残忍的兽慾地狱,即使是看过很多折磨女人场面的扳部,看到这样有魄力的还是第一次。最大的原因是女人太美了。
      那些喽啰们不知轮姦江美子多少次,到最后江美子昏过去时,仍旧没有停止。
      这些男人现在已经疲倦地都睡了。
      真是太残忍了,这样下去,女人的身体会弄坏……这些可恶的小子……
      扳部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受到这样的羞辱,如果是雅子一定无法承受而发狂。江美子是成熟的有夫之妇,所以才能承受下来。而且,江美子是比一般人更好强,同时有拯救孩子和妹妹的使命感。
      江美子……了不起的女人,确实是有魅力的女人。
      现在,江美子睡的像死人一样,精疲力尽地倒在那里。在大腿根还有些白色的残渣,正说明刚才的地狱是多么惨烈。
      「嘿嘿嘿,好像满足了。」
      在睡死的江美子的肛门,仍旧继续插入玻璃棒,慢慢活动的是龙也.
      「这是多底柔砍,看样子,我要这里的处女也是不久的拿了,嘿嘿嘿。」想到姦淫江美子的肛门……龙也的脸上就会出现得意的光容。
      很小心地,逐渐换成粗大玻璃棒,耐心地扩大江美子的肛门。他好像面对一个宝贝,非常慎重,唯恐怕伤害到肛门。
      龙也慢慢把很粗的玻璃棒拔出来,换成食指慢慢插进去。里面的柔软感,觉得手指都会溶化。而且偶尔还会夹紧龙也的手指。
      插入到手指根时,很慎重地在里面挖弄。
      「呜……呜……」睡眠中的江美子发出低沉的声音想移动身体,虽然是在下意识里,但对挖弄肛门似乎极度厌恶。
      「这样好的肛门,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绝对不许别人碰到。」龙也尽量克制马上就要姦淫的冲动,把江美子的身体翻转过去,现在丰满的屁股向上。
      「太美了。」龙也迫不急待地用双手分开双丘,然后立刻低下头在丘沟里吸吮,发出啾啾的声音。
      龙也对女人的肛门已经着迷,但这样直接亲吻的还是第一次,但这时候,他丝毫没有犹豫或厌恶感,只是陶醉在吻江美子肛门的极大快感。
      「江美子……啊……江美子,江美子……」龙也偶尔抬起头,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又低下头继续舔。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使得江美子又发出呻吟声。
      「呜……呜……」人是睡了,但身体好像还会反应。
      此时的龙也已经完全陶醉,他在舔连江美子的丈夫也没有碰过的处女地。只是这样想龙也几乎要射出精液来,龙也感谢能使他遇到这样美好的肛门。
      「有这样好的肛门的女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终于从丰满的双丘沟间抬起头的龙也,深深叹一口气说,他现在已经疲倦,声音也有一点嘶哑。但此时他还不想睡,如果不继续玩弄江美子的肛门,就没有办法使昂奋的情绪平静下来。
      龙也伸手从皮箱里拿出胶管,这是浣肠用的胶管。长约三十公分,一端插入肛门里,另一端插在浣肠器上。龙也慢慢把这个胶管插人江美子的肛门里。
      江美子的肛门已经受到粗玻璃管的扩张,所以插进时很顺利。五公分、七公分……插到十五公分时才停止。
      「呜……呜……」
      江美子大概还能感觉出有什么东西插入。轻轻地哼起来,可是疲倦透顶的身体,丝毫没有醒来的动静。留在体外的胶管像是一条尾巴,配合江美子的哼声在颤抖。
      「嘿嘿嘿,这是江美子最喜欢的浣肠,要用强烈的液体,好叫她很快醒过来……」龙也念念有词地一面在胶管上装漏斗。
                   (八)
      「浣肠液是……」
      龙也决定浓食盐水配甘油,甘油是粘粘的,有重量感,浓的食盐水有强烈作用,会在江美子的大肠里产生点火的作用。效果也非常快,立刻会产生强烈的便意,也是龙也常对女人使用的液体。
      「好吃的鸡尾酒做好了。嘿嘿嘿,马上给你喝吧。」
      龙也拿起漏斗,把液体倒进去,举高漏斗时,流进去的速度就会加快,没有多久,最后一滴随着空气的声昔流进去。
      龙也又在漏斗里倒满液体。
      「呜……呜……」江美子的哼声愈来愈大,一直想翻身,用一只手压住双丘,龙也不停地倒进浣肠液。
      因为这是利用高低差的浣肠。所以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全流进去。因为江美子正在睡觉,所以,产生半夜偷偷进入卧室里,调戏有夫之妇的快感。在拥挤电车里抚摸美子屁股时的刺激感又恢复了。就在这时候,龙也的心里产生一个淫邪的计划。
      在电车里浣肠,嘿嘿嘿,真想试一次……。龙也的慾望好像是无止境的。
      终于最后的一滴浣肠液消失在胶管里后,龙也很快拔出胶管,然后插入玻璃棒,就像塞子一样。大概产生强烈的便意,江美子发出很大的哼声,身体也好像很痛苦地扭动,而且肚子也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浓食盐水和甘油混合液二百CC,女人的身体当然受不了。
      「呜……哎呀!」随着痛苦的叫声,江美子抬起头。这时候,因为肚子里的强烈便意,她的脸苍白,也在抽搐,江美子拼命地想站起来。
      「江美子,妳慌慌张张地想做什么?」
      「手!放开我的手……求求你,解开绳子吧。」
      江美子的身体已经冒出汗汁,下半身开始颤抖。
      「嘿嘿嘿,真的受不了吗?不过,这个特製的鸡尾酒确实是很有效力。」
      「你做了什么事!」
      江美子发现自已身体的异常又是龙也下的手,表情立刻变成恐惧和惊慌。
      「嘿嘿嘿,江美子,妳从屁股喝下去二百CC的美酒。」
      「……」江美子说不出话来、原来趁她睡觉的时候浣肠……怎么会是这样的男人?
      「你竟然会做这种可耻的事……最低级了……」
      江美子这种好强的性格,也是龙也最喜欢的部份,前不久才受到轮姦,但还是不会忘记羞耻的本能,而且和第一次一样地反抗,如果她很快就认了,就没有一点好玩的地方。
      「你做出这样生气的表情也没有用,刚才浣肠的时候是陶醉的表情。所以找才一直等妳醒过来的。」
      「不要说了……呜……啊……」
      龙也摇动玻璃棒时,江美子发出哭声。特製鸡尾酒的效力确实很强烈,肠子里随着剧痛产生猛烈的便意。如果没有玻璃棒塞在那里,可能已经喷射出来了。
      「呜……快一点让我去……难过死了……」下体颤抖,苍白的脸孔无力地摆动。
      「放心,不会拉出来的,因为玻璃棒塞住肛门。」龙也用手压住几乎要被推出来的玻璃棒,脸上不断地出现得意的笑容。
      「嘿嘿嘿,这是第二次浣肠,所以不能像第一次那样很快让妳排泄出来,妳就慢慢地忍耐吧。」
      「啊……不行了……肚子快要破了……啊……」
      全身冒出冷汗。双丘用力收缩,表示拼命在忍耐。
      「慢慢等药力充份发挥出来。这时候愈痛苦,棑泄时的快感也愈大。嘿嘿嘿……我让妳轻鬆一点吧。」
      「啊……不要再做什么了……呜……」
      「我是让妳分心的。」龙也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看到龙也点燃火时,江美子的脸僵住了。
      「你想干什么……」
      「江美子,妳不要动,不然会烧伤的。」打火机的火燄在江美子的双丘上滑过去。
      「啊!好热!不要……不要……热……」江美子忍不住地哭叫。
      打火机的火燄又在双丘上滑来滑去。
      「哎哟!不要……热……」
      几乎没有感到什么热。实际上是火焰烤双丘的恐惧感,使她感到热而已。
      「嘿嘿嘿,好像要把妳的油脂烤出来了,可见妳的屁股有多么丰满。」
      「呜……你这个野兽。」江美子气愤的话,小的几乎龙也没有听见。龙也仍旧让火焰在雪白的屁股上滑来滑去,这样以后又用火焰烤玻璃棒。
      「嘿嘿嘿,我让妳的屁眼里也感到温暖吧。」
      那是最敏感的部份,玻璃棒的热度慢慢传到粘膜上。
      「啊……啊……热!」
      「不要这样发出夸大的叫声。这样一来,妳就会知道浣肠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了。」
      「饶了我吧……啊……不要!」摇动变热的玻璃棒时,江美子的身体向后仰,打火机的火焰继续追逐想逃避的江美子,火焰摇动时像鬼火一样。
      「啊……已经……已经……」江美子哭泣,表示快要排泄出来了。
      龙也仍旧毫不留情地折磨江美子。
      用打火机的火在双丘上滑动,然后摇动玻璃棒,再用火烤玻璃棒,这样反覆地做下去,确实是一场地狱里的光景。
      「难过呀……啊,不行了……呜,救救我吧……」
      「好吧,能忍封到这种程度,大概也就够了。」龙也抱起江美子。
      「快,快呀……噢……」
      「嘿嘿嘿,我要仔细地看妳排洩出来的样子,然后我会给妳洗这个美丽的身体,当然也包括肛门的里面。」
      扳部看着龙也和江美子走进浴室,也就在这剎那,从浴室里传出江美子悲哀的哭声。



上一篇:小男生 下一篇:绣屏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