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天狗】74-75作者沧海闲人

发布日期: 2018-04-10 小说分类

    【天狗】74-75作者沧海闲人


    作者:沧海闲人
    字数:10503

                七十四
      日子就这么慢悠悠的走着,天狗活的是越来越有味道了。在天狗的照顾之下
    ,不仅是金香过上了好日子,连金香的娘也跟着天狗过上了幸福的日子,吃喝明
    显比以前好了许多。当然金香的弟弟两口子也因为天狗的缘故少了许多吵闹,使
    得金香娘觉得日子更加的有奔头了。这一日,金香一个人回了娘家,因为天狗去
    省城干营生了,所以金香也不行回家,晚上就和娘睡在了一起。金香回来的时候
    ,带了很多吃食,所以晚饭就显得特别的丰盛一些,一家人吃的格外有滋味。吃
    了晚饭,金香和弟媳妇什么的说了一会话,然后就和娘两个躺在炕上,农村人总
    是喜欢早早的睡觉,这样可以节省一些电费什么的。
      金香和娘应该被窝躺在一起,两个人并没有急着睡觉,而是聊起了家常,这
    个时候,金香娘高兴的跟女儿念叨了起来:
      「真是看不出来啊,狗剩这小子算是出息了。也不知道这女婿在哪里学了这
    么大的本事,能种钱了,不光你日子红火了,俺们也跟着享福了。你以后可不
    能跟他闹别扭了啊,要跟着他过好日子。」
      金香本来想瞒着娘的,可是一想天狗为了这家人的好日子付出了那么多的
    辛苦,于是金香就直接和娘说了实情:
      「你那女婿啊,一辈子就是个废物,他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我哪里可能跟
    着他过什么好日子啊。」
      「那难道是他?真的是狗剩那个叔吗?难道你真的跟他干了那羞人的事情
    了吗?」
      「嗯,娘,我跟你说实话吧,咱家现在的好日子可是多亏了狗剩这个本家
    叔的,这天狗可是个好人啊,也是个有本事的人。要不是他,咱们哪里可能
    有这好日子过。」
      「他老是帮咱们干活,娘早就怀疑你跟他的关系了。只是碍着面子,娘不
    好直接开口问你啊。娘以为他能帮咱家干活,都是因为狗剩的缘故,他不是
    狗剩的叔吗?你们两个咋能在一起呢。这不是乱伦了吗,传出去让人家知道
    了,你怎么能活人啊。」
      「怕个啥,这事咱又不去大街上宣传,哪里可能让人家知道啊。没事的,
    娘,你不要担心了。天狗只是狗剩本家的叔而已,其实没有半点的亲戚关系
    。而且我和他的事,狗剩是知道并同意的。」
      「你莫哄娘了,狗剩咋会同意你跟别的男人睡觉啊。就算他再没有本事,
    也不能让别的男人睡他的老婆啊。」
      「是真的娘,我没有骗你,狗剩就喜欢喝酒,自己又没有钱,为了喝酒,
    就跑去求人家天狗,弄几个酒钱。当初他可是求着我跟天狗肏屄的。」
      「这样说,你这女婿真是废物到家了啊,连自己的婆娘都舍得给人家肏
    。呸,呸,你这个女子,咋张开就说肏啊,屄的,羞人不羞啊,弄的娘也
    跟着你学上了。女人可不敢说这些骚话啊,让人家听到了,没脸活人了。」
      「呵呵,娘你真是脸皮薄,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啊。肏屄可是咱女人的大
    事啊。两口子哪有不肏屄的,不肏屄的话怎么生孩子啊。再说了,肏屄可
    是咱女人们晚上最乐呵的事情了,爹活着的时候,难道不和娘你肏屄吗。
    我可是顶喜欢干肏屄这营生的,享受的很那。」
      「你这闺女,真是越说越没有脸皮了啊。不过你说的确实在理。两口子
    在一起,夜里面哪能不肏屄呢。你爹在世的时候,我们也是经常要肏屄的
    。娘也是喜欢干这营生的。不过咱做女人可是要本分一些,在人前是千万
    不敢说这样的骚话的。」
      「这个娘你就放心吧,这不是咱娘俩说知心话吗。在别人面前我知道什
    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娘,我问你个事,你千万别害羞。有什么直接和
    闺女说。」
    「你这孩子,娘有什么好瞒着你的,你想问什么就问吧。娘都告诉你。」
    「俺爹去世这么多年了,你肏屄这事怎么解决啊。」
      金香之所以这么问娘,是因为当她积攒多时的欲火,在天狗强悍的肏屄
    功夫持续不断的肏捣之下,旺盛的欲火慢慢就消褪了,金香慢慢的恢复了
    自身正常的欲望。恢复正常之后,她一个人基本上是扛不住天狗那超级大
    驴屌的猛烈肏捣。所以这个时候金香就想到了娘,知道娘守寡这么多年,
    缺了男人的肏捣,日子是多么的难过哦。所以金香想将娘也拉入战团,一
    方面让娘享受享受天狗的大屌,一方面两个人一起可以扛住天狗的疯狂肏
    捣。不过她不知道娘的具体情况,不知道娘有没有像她这样也背地里找了
    野汉子。所以这次回娘家,金香就特意的试探她的亲娘了。
    「唉,你爹去世这么多年了,娘有什么办法啊。只能慢慢的熬吧。」
    「娘啊,我爹都去世这么多年了,你咋不再找个男人啊。」
      「你这闺女,说的是啥话啊,你以为男人是地里面的萝卜啊,随便就
    能拔个回家来啊。开始的时候你和你弟弟年纪小,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要我
    ,好男人很难找啊。那些接近我的男人只是想肏我的屄而已,没有哪个愿
    意帮我养孩子的。」
      「娘啊,我的屄几天不让男人肏就痒的要命,你都这么多年了,难道就
    不想啊。」
      「当着闺女你也不是外人,娘也不怕你笑话啊,咱们都是做女人的,你的
    屄痒,我的屄能不痒啊。没有男人肏,娘的屄能不痒吗。」
    「那娘你的屄痒了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啊,娘是要脸面的人,真是不敢找野汉子啊,只能忍着,实
    在是忍不住了,就随便找个茄子萝卜什么的捅捅,能有什么办法啊,那茄子
    怎么能跟男人的大屌相比啊,冰凉凉的,哪里有男人那热乎乎的大屌肏着舒
    坦啊。你是不知道啊,闺女,娘这些年的日子过的有多苦啊。没有男人大屌
    的肏捣,日子真是难熬啊。」
      「娘啊,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想给你介绍个男人,绝对的好男人,我真
    是不想你再这么苦下去了。」
      「我的好闺女啊,这个事真是不敢弄啊,娘都这把年纪了,不敢找野汉子
    了啊。就算娘不要脸,也要为了你们姐弟两个要脸面啊。」
      「娘你才多大啊,今年才刚四十五岁,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啊。我知道娘你
    这个年纪正是最喜欢让男人肏屄的时候。没事的,娘你就放心吧,这事只要
    咱们不出去说,是没人会知道的。我给你打包票。」
    「那,那,那你说的这个人是谁啊。真有这么好的男人吗。」
      「当然是男人了,就是经常来帮咱们干活的那个狗剩的本家叔天狗啊。怎
    么样啊,娘。」
      闺女一说到天狗,金香娘就感觉自己屄里面立马的痒了起来,钻心的痒
    了起来,她脑子里面一下子就跳到了那日在茅厕里面和天狗的淫靡景象。那
    日若不是儿媳妇回来早了,怕是早就让那天狗给肏了。现在闺女竟然提起了
    天狗。金香娘的淫心一下子就如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了。不过她还
    是有理智的,还是老实本分的女人,她知道天狗是闺女的相好:
      「你这孩子,真是越说越糊涂了。那天狗可是你的相好啊。怎么能和娘弄
    呢。这个事是铁定不行的。」
      「呵呵,娘啊,怕什么啊,闺女的相好就相好,做娘的相好也是一样。你
    是不知道啊,娘,天狗的大屌又粗又长,闺女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扛的住。
    难道你想看着每次闺女让他肏的屄门红肿啊。娘啊,我可是真心求你的。天
    狗肏屄功夫太厉害了,我一个人是没有办法的,咱们两个人一起来,这样咱
    们都舒坦了。」
      「你这孩子,母女两个和一个野汉子肏屄,这不丢死人了啊。这要是让人
    家知道了,咱们怎么活啊。娘这么骚,和自己的亲闺女一个炕上伺候男人,
    那不得让人家天狗笑话死啊。」
      「呵呵,娘这个你就多心了,天狗人可好啦。这事他不光不会笑话咱,他
    感激咱们两个还来不及呢。能母女两个一起肏,这是他天狗多大的福分啊。
    怎么样,娘,这事咱们就说定了啊。」
      「唉,唉,闺女啊,你让娘怎么说呢。娘,娘真是没脸开口啊,反正娘是
    什么都听你的了。」
      「那咱们今天就去我那里了,晚上我约天狗过来喝酒,咱们三个将好事成
    了。」
    「这么急吗,今天晚上就弄啊。女婿在家怎么办啊。娘心里面发慌啊。」
      「没事的,娘,狗剩喜欢酒比女人还亲。等咱们回去,我给他几个钱,他
    肯定去镇上买酒喝个烂醉的,不会在家碍事的。」
    「这个,唉,闺女啊,娘是不是太骚了,太不要脸了啊。娘。。。」
      「娘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娘。咱们是为了幸福,没有什么要脸不要脸的,爹
    早就不在了,你守寡了这么多年,对得起爹了。他在下面也会同意娘的做
    法的。」
      于是金香娘不再犹豫了,让金香用自行车驮回了堡子。狗剩不在家,一
    直到天快黑的时候,狗剩才回来,金香给了他五元钱,然后就将他赶出了
    家门,狗剩拿着钱,根本不知道丈母娘也来了,他喜滋滋跑去镇上买酒喝
    了,然后自然喝的烂醉如泥,随便找个草垛猫睡到了天大亮。狗剩出门之
    后,金香就去找天狗了,天狗正在屋里面干活。听到金香说了这好事,天
    狗自然是乐开了花,那日本来是开眼肏了金香娘的,只是因为那红霞小媳
    妇过早的回来了,才惊散了好事,天狗因为现在养活的女人多了,所以一
    直是拼命的多赚钱,所以一直是努力的干营生,所以才没有功夫过去找金
    香娘。不想今日金香娘竟然送上门来了,而且还是被自己的亲闺女送来的
    。一想晚上有搂着母女两个一起肏屄的时候,天狗就越发的兴奋了,忍不
    住就搂抱着金香热烈的亲起了嘴子。亲了一会,就让金香先回去,他骑着
    自行车飞去镇上,置办了几样好吃的,当天刚刚黑的时候,天狗回到了堡
    子,在堡子街口那里刚好遇到了七嫂,反正左右没人,天狗大胆的伸手将
    七嫂搂抱着,亲了一阵嘴子,同时大手伸进七嫂腚沟里面,摸弄一会她的
    屄门,然后喜滋滋的回家,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才提着吃食,趁着夜色,
    悄悄的去了狗剩家。
      金香早就等不及了,看到天狗进来,马上去关好了院门。天狗拿着吃食
    进屋,金香娘正坐在炕上,看到天狗,那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三个人并
    不说破好事,金香收拾了东西,然后三个人开始吃饭。天狗特意带了一瓶
    好酒,自己喝了一些,金香也喝了一小杯。金香娘本来是不喝酒的,在天
    狗和闺女的劝说下,再加上今晚的好事羞人,所以金香娘竟然喝了一大杯
    ,她感觉浑身软绵绵的,晕乎乎的了。很快吃完了饭。金香就下炕收拾东
    西了。借着酒劲,天狗近前一把将软绵绵的金香娘搂抱在了怀里面,亲起
    了嘴子,金香娘没有阻止,只是被动的任由天狗亲着。很快天狗就脱光了
    金香娘的衣服,这是金香娘长这么大,第一次在灯底下被男人脱光了衣服
    ,欣赏着自己赤裸裸的身体。以前金香爹在世的时候,两个人肏屄从来都
    是关着灯的。
      金香娘闭着眼睛躺在炕上,脸火辣辣的热,她真是羞的不知道如何是
    好了。可是天狗并没有急着肏屄,而是分开了金香娘的双腿,低头舔弄她
    的屄门,金香娘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个,大屄让天狗舔弄的十分舒坦,忍
    不住嘴里面就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呻吟声,她心里面想:怪不得闺女喜欢和
    这天狗肏屄啊,原来这男人这么会弄屄啊,以前还从来没有听说男人给女
    人舔屄的,只知道肏屄而已。
      金香很快就收拾好了,她回到炕上的时候,正看到娘闭着眼睛,光着
    腚躺在那里,天狗分开了她的双腿,舔弄着她的屄门。金香看到娘的屄门
    依旧红嫩,看来这么多年真是缺少了男人的肏捣和滋润啊。娘的屄毛没有
    金香的多。金香脱光了衣服上炕,天狗舔弄金香娘的屄门,金香则将天狗
    的大屌含在了嘴里面,卖力的舔弄起来。
      天狗舔弄了一会, 见金香娘的屄门已经大开,淫水早就泛滥成了一片
    汪洋,于是起身分开金香娘的双腿,挺着湿淋淋的大屌对准了金香娘的屄
    门,慢悠悠的将大屌插进了她那依旧紧窄的屄门里面。多年没有让男人肏
    过的金香娘开头真是不适应天狗的大屌,不过她并没有阻止天狗。而是咬
    牙忍着,任由天狗肏捣着自己的屄门。很快就苦尽甘来了,在天狗的肏捣
    之下,品味到了舒坦畅快的肏屄滋味。爽的金香娘顾不得闺女在眼前,嘴
    里面发出了嗯呀噢吆的呻吟浪叫。屄门更是让天狗肏捣的发出噗嗤咕唧呱
    唧咕吱的怪响。金香在一边看的也是屄门大开,淫心大动,淫水泛滥成灾
    了。不过她一直忍着,要让娘先舒坦。
      随着天狗的肏捣,金香娘是越来越爽了,很快她那久旷的屄门就得到
    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进入了高潮状态。等肏的金香娘连续几次高潮之后,
    天狗才抽出了那湿淋淋的大屌,让金香撅着雪白的大肥腚趴在炕上,然后
    天狗才后面将大屌戳进了金香的屄里面,抱着她的大肥腚肏捣起来。金香
    娘正躺在一边休息,扭头看到了闺女撅腚的羞耻姿势,她心里面都觉得羞
    耻,不过也很好奇,这男人竟然用公狗肏母狗的姿势啊。真是能耐。看着
    在闺女屄门里面进进出出的天狗的大屌,金香娘心里面想:这屌真是粗大
    啊,刚才就是这家伙在自己屄里面肏捣的。这大屌刚才肏的自己真是舒坦
    啊。自己守寡了这么多年,得了什么啊,白白的浪费了这清清白白的身子
    ,狗屁的好处没有赚到。幸亏是女儿孝顺,将这么好的男人分给了自己,
    他的屌真是粗壮啊,简直就是一根大驴屌啊,比自己那死去的男人不知道
    强壮了多少倍啊。真是要命啊,闺女的屄门都要让这大屌给撑破了啊。看
    把闺女舒坦的,真是比村里面最骚浪的婆娘还厉害啊。闺女竟然像母狗一
    样撅着腚让他肏。难道这姿势肏起来更舒坦吗,一会自己也试一试这姿势
    吧。
      在天狗猛烈的肏捣之下,金香很快就进入了持续不断的高潮状态,最
    后天狗也射精了,三个人躺在炕上休息,金香娘因为羞赧,并没有说话,
    天狗卷了一支烟,一边抽支烟,一边欣赏着母女两个的身子,真是他娘的
    的享受啊,竟然能母女两个一起肏,这样的好事连听说过都没有啊。真是
    他娘的的爽啊,他天狗绝对是堡子第一人。一支烟抽完,天狗的淫心又动
    了,他让金香和她娘两个人一起撅着大白腚并排的趴在炕上,然后天狗来
    到两个人身后,欣赏着两个人的大白腚,金香和她娘的顶虽然没有把式女
    人的白净和圆滚,却也是极好的腚了。天狗看着两个人滚翘的腚,还有腚
    沟里面那道红嫩嫩的屄门,忍不住就大屌暴挺了,他先是在金香娘的屄门
    里面肏捣了一会,然后又在金香屄里面肏捣一会,乐悠悠的肏捣着两个人
    的屄门。金香娘和金香在天狗的肏捣之下也是爽的不行,不过两个人不敢
    放声的叫唤,都拼命咬牙忍着,只有鼻子里面发出哼哧哼哧的。
      这天晚上,天狗无比骄傲和自豪的享受着金香母女的伺候,肏捣着母
    女两个的屄门。母女两个刚刚好,两个人都不是性欲很强烈的女人,天狗
    一次就可以将两个人肏的舒舒服服了。接连几番无比畅快的肏捣之后,三
    个人算是彻底的发泄了欲火,然后三个人睡觉了,天狗一边搂着闺女,一
    边搂着当娘的,心里面不知道有多美啊。美妙的日子就这么拉开了序幕。
    后来狗剩媳妇金香先是生了一个女儿,当然是天狗的种,金香娘也让天狗
    肏大了肚子,后来生了一个儿子,自然也是天狗的种。幸亏她一直隐藏的
    很好,最后躲在天狗家里面,金香则假装怀孕,她娘生的算是她生的,才
    将这事瞒了过去。天狗这厮的孩子是越来越多了。真是遍地留种的肏屄高
    手啊。人世间最畅快,最骄傲,最自豪的事情莫过于遍地留种了。昔日有
    大漠英雄成吉思汗,今日有关中悍民天狗也。
                七十五
      这一日,天气很好,堡子里面的一些婆娘就聚集在江边洗衣服,有七嫂,四
    姑,六婶,二德子媳妇,还有另外两个小媳妇。婆娘们在一起基本上是要说那些
    肏屄的事,还有男女的荤事的。婆娘们一边洗着衣服,这四姑就先开炮了:
      「我说他七嫂啊,看你最近脸上是红光越来越多了啊。你怎么越活越年轻了啊
    。有什么秘方和大家说说,咱们也沾光年轻年轻。」
    这四姑随便信口一说,正好说到了七嫂的秘密,她的脸不禁有些红了,不过七
    嫂毕竟是过来人,不像小媳妇那样慌张的,她知道自己和天狗肏屄的事是不会让
    人发现的,这四姑骚婆娘不过是顺嘴一说而已,所以七嫂稳了稳心神说:
      「四姑你太会说笑了,我哪里有什么年轻啊,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秘方呢
    ,怕是四姑有那年轻的秘方,我道要跟你讨来用用的。」
    这边六婶却开口了:
      「以前真是没注意啊,刚才听四姑这么一说,再看看七嫂你的脸确实是红光满
    面啊,莫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啊。」
      「我说六婶,她能遇到什么好事啊。一定是老七那小子最近补了身体,夜里面
    加班加点的肏,才将她肏的这么水光,这么年轻了。是不是啊,他七嫂子。呵呵
    ,呵呵。」
      另外几个年轻的小媳妇听四姑这么一说,也都忍不住哈哈的哈哈的笑了起来,
    七嫂这个时候却并不脸红了,她听四姑的话就知道四姑是什么也不知道的。于是
    回敬四姑说:
      「我倒是想俺男人能这么厉害。可是光想没有用啊。还是四姑你有福气啊。夜
    里面没少让俺那姑父肏吧。」
    六婶听七嫂这么一说,马上跟着起哄了:
      「就是,就是,四哥那可是咱堡子里面出名的王三炮啊。你四姑的屄门可是差
    不多要天天挨他的大炮轰的。呵呵。」
    这个时候,另外几个小媳妇听六婶这么一说,马上叽叽喳喳的开口问:
      「六婶,六婶,你好好说道说道,那姑父咋就叫王三炮啊。俺们怎么不知道这
    个绰号啊。」
      四姑一听六婶要说她男人的事情,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就想阻止六婶继续
    说下去:
      「他六婶子,你可莫乱讲话啊,年轻时候的事,可是不能当真的,我可是
    主动你和你男人的那些事啊。你讲我也是要讲的。」
      「谁怕谁,呵呵,为什么叫王三炮呢。是因为你姑父啊一天至少要肏你四
    姑的骚屄三次。早上起来肏一次,中午头的时候再肏一次,夜里至少要肏一
    次,所以得了这么个绰号。你四姑美着呢,就喜欢你姑父肏她。肏的时候,
    四姑叫的可浪啦。」
      「你个骚屄,我哪里有你骚啊。王三炮还不算你们这些骚屄娘们乱喊的,
    他真有这本事就好了。倒是你男人厉害,大白天的在庄稼地里面肏你。」
    「你莫乱讲啊,哪里有这事。」
      「我怎么会乱讲啊。你别以为自己干的,别人不知道,那年在南地,是谁
    光着大肥腚躺在苞谷地里面,是谁让男人肏的呼天唤地的叫唤啊。」
      「别光说我啦,那你不是大白天的和男人在炕上肏屄,让邻居刚好进门看
    到了,还好意思说我啊。」
      「我起码是在自己家里面,在自己的炕上肏屄,不像你大白天的在庄稼地
    里面肏屄。丢人不丢人啊。到底谁的屄骚啊。」
    「你这个骚屄,你的屄比我的骚。」
      七嫂一看四姑和六婶两个人要吵起来了,马上开口劝解,两个人虽然辈
    分高,不过欲望男人在堡子里面的影响力不如七哥,所以七嫂的影响力比两
    人都大一些,于是七嫂笑嘻嘻的说:
      「我说你们两个当长辈的就被为了个屄吵闹了,女人的屄哪里有不骚的,
    不光你们两个的是骚屄,我们这几个腚沟里面夹的也都是骚屄。男人不就是
    喜欢咱们的骚屄吗,如果咱们的屄都不骚了,男人还怎么喜欢啊。别争气了
    啊。女人谁不喜欢肏屄,四姑肯定喜欢,六婶也肯定喜欢。我当然也喜欢。
    二德子媳妇你喜欢让男人肏吧。」
    「嗯,俺当然喜欢让男人肏了,如果男人是个废物,那怎么活啊。」
      「可不是咋的,咱女人们白天忙活了一天,不就是图夜里面能让男人舒
    舒服服的肏上一回嘛。」
      「对啊,对啊,女人哪有不喜欢肏屄的啊。我可是巴不得俺男人的屌又粗
    又大,又能肏。可是他每次顶多能肏几分钟,真是没劲啊。」
      「唉,俺男人有时候能肏十几分钟,有时候连三分钟都肏不了就射了,真
    是不足的怎么回事。」
      「现在的年轻人肏屄功夫是越来越差了啊,俺男人年轻那时候随随便便一
    次就能肏二十多分钟,现在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也是能肏个十几分钟的。」
    「那六婶你可是舒坦了啊。」
      「呵呵,不说这个了,我觉得狗剩这小子越来越邪乎了,你们有没有觉得
    呀。」
      「你说起狗剩,我倒是想起来了,这小子是不是废了啊。有一次我在江边
    洗衣服的时候,去草丛里面尿尿,不小心让狗剩这混蛋给看到啦,他脱了裤
    子,假装在我后面拉屎,让我回头看到了,这个混蛋的屌竟然是软绵绵的,
    他看着我的屄屌都硬不起来,八成是废物了。」
    「哈哈,哈哈。」
      「哈哈,怕是你的屄没有吸引力吧,不如人家金香的屄门好看,所以狗剩
    的屌才硬不起来。」
    「可是狗剩是过来偷看我的屄啊,一般的男人肯定是屌要硬的。」
      「狗剩可能是真的废物了,又一次他也是偷看我尿尿,我看他的屌也是软
    绵绵的,估计是废物了。」
    「看样子应该是废物了,那金香这个小媳妇以后的日子难过啦。」
    「难过什么啊,狗剩不行的话,金香她可以找个野汉子肏屄啊。」
    「金香看起来老实本分的,应该不敢找野汉子吧。」
    「呵呵,那看样子你是敢找野汉子的主啦。」
      「七嫂你莫说笑啦,俺哪敢找什么野汉子啊,平日里和堡子里的男人
    多说几句话,俺那男人就嫉妒的不行。」
    几个婆娘说笑了一会,这个时候四姑转移了话题,说到了天狗身上:
      「唉,你们说这天狗是怎么回事,这大年纪了也不找个婆娘,难道他不
    想肏屄,我看八成是他和哪个婆娘勾搭在一起了。」
      七嫂听四姑这么一说,心里面就虚了,脸色不是很好,她假装洗衣服,
    没有开口,这边六婶她们接话了:
      「保不准啊,天狗不要婆娘,以前是因为穷,家里面没有钱,没有女人
    愿意跟他,现在听说这小子在省城里面赚了大钱啦,阔气了许多,怎么还
    不找婆娘啊,怕是真的和堡子里面那家婆娘勾搭在一起了。」
    「是啊,是啊,我看八成是了。」
    「是啊,天狗可不是个老实的主。」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七嫂夹在里面真是心越来越慌了,她真是害怕
    这些婆娘议论到自己头上啊。正当七嫂心慌的时候,四姑又转移了人物:
      「你们说堡子里面谁会是天狗的相好啊。我看十有八九是井把式的婆娘
    ,你看天狗和这家人走的多近啊。井把式连徒弟都不如天狗做了,天狗还
    是和这家人亲近,我看八成是天狗和井把式的女人肏屄了。」
    七嫂为了撇清自己,一听到四姑说,马上跟着附和起来:
    「是啊,是啊,我看天狗很可能是和把式女人弄了屄的。」
      「我看不可能,人家把式女人可是堡子里面最老实本分的啊。她家里面
    条件又好,应该不会和天狗弄的,」
    「我看把式女人也不会和那天狗弄的。」
    「这个难说啊,你看那是女人对天狗多好。」
      「那是人家把式女人心眼好,可怜天狗光棍一个。我听说把式女人一直
    在帮天狗张罗媳妇呢。」
    「那提供的相好到底是谁啊。」
    「管她是谁呢,说不准是你啊。呵呵。」
      「我倒是想成了天狗的相好,他现在能挣钱了,比我那只会土里刨食的
    男人强多啦。」
      「是啊,你看人家天狗从城里面弄回来的那月经带,真是好东西啊。这城
    里人真是会享受啊,来个例假也弄个这么好的东西夹在腚沟里面。」
      「可不是咋的,月经带真是好东西啊,就是价钱高了一些,我真是想买一
    条啊,唉,男人不给钱。」
      「呵呵,还是人家七哥好啊,早就给七嫂买了月经带啦。是不是啊,七嫂
    ,七哥对你太好啦。」
      七嫂见大家提到了自己,说起来天狗送给她的月经带,脸色又红了一些
    ,不过这个时候她很镇静, 知道和天狗肏屄的事没有发现,于是七嫂大大
    方方的说道:
      「他大方个屁呀,那条月经带可是我用自己的体己钱买的,真是心疼的
    我要命啊,不过我还是买了一条,那东西夹在腚沟里面真是舒服,还不用
    害怕血淌出来染了裤子。呵呵。」
      「还是七嫂厉害,竟然有这么多的体己钱,唉,咱们的日子就难过了啊。」
      「呵呵。你可以夜里面偷偷的去找天狗啊,做了他的相好,他自然就送
    你月经带了。」
    「呵呵,要不然今天夜里咱们几个一起去吧。每人弄一条月经带。」
    「呵呵,咱们要是一起去的话,就算他天狗长了一条金屌也给夹断了啊。」
    「呵呵,呵呵。」
      「哎,你们真是一群骚屄啊,为了一条月经带就这么不要脸了啊。羞不羞
    人啊。」
      「呵呵,羞人就羞人吧,只要能有条月经带,还有大红的裤衩子,就使劲
    羞死人吧,不行的话我用大屄夹死他。」
    「哈哈。」
    「哈哈,骚婆娘。好骚的屄味啊。」
      「不知道你们见过没有,天狗的屌真是又粗又长的,跟个驴屌似的。估计
    在咱堡子的男人里面屌最粗大的一个。」
    「呵呵,你这个小骚货,难道你专门去偷看过天狗的家伙式啊。」
      「哪里啊,上次天狗那家伙在江里面网鱼,我们几个人在洗衣服,不光我
    一个人啊,二德子媳妇她们也到看到过的,是不是啊,二德子媳妇。」
      「嗯,天狗那家伙的东西却是很粗壮,跟个驴的家伙式一般。我估计那一
    般的小媳妇能让他给肏哭了。」
      「几个小浪屄真是没有见过世面,女人哪有怕肏的啊,我倒是巴不得俺男
    人的屌跟驴屌一般大,这样夜里面咱就享福了。哈哈。」
    「哈哈,四姑真不愧是大骚屄一个,竟然想着让大驴屌肏你啊。」
      「哈哈,我就是喜欢让大驴屌肏我,那么这些假正经,还不是和我一样,
    哪个不喜欢男人的家伙式又粗又长,肏起来又猛又时间久啊。」
    「那么这些骚屄浪话,我不跟你们在这里胡扯了,我回家了啊。」
      「我说她七嫂啊,你洗衣服则这么糊弄啊。是不是说了这些淫话,屄里
    面痒的不行啦,想回去找个大驴屌戳屄啊。哈哈。」
      「四姑你是越老越不正经啊。呵呵,我就是要回去找个驴屌好好的戳戳
    屄,怎么样啊。要不四姑你跟着我回去,也让大驴屌戳戳你的骚屄。」
      七嫂因为刚才说到了天狗和他的大驴屌,早就淫心大动,屄门大开了,
    所以没有心思洗衣服了。胡乱的洗了洗,就起身要回去,顺便跟几个婆娘
    胡扯了一顿,然后就急不可耐的端着洗衣盆回去了。这个时候七哥肯定在
    外面干活。七嫂知道这几日天狗正在家里面忙活着编那蝈蝈笼子,是不会
    外出的。所以七嫂回到家,连衣服都来不及晾晒,就急匆匆的出门去找天
    狗了。来到天狗的胡同口那里,七嫂看看左右没有人,闪身就进了胡同,
    小跑着来到了天狗院门外,推门就进了院子,然后随手关好了院门。天狗
    正在院子里面编那蝈蝈笼,看七嫂急匆匆的进来,他就明白了七嫂的心思
    。于是放下手里面的活计,站起身来,在七嫂面前解开裤裆,掏出大屌尿
    了一泡。七嫂则对着天狗咪咪一笑,然后闪身进屋上炕。铺好了被子,就
    脱光了衣服,仰躺在炕上等着天狗了。天狗进屋,裤裆七嫂那骚浪的模样
    ,还有腚沟里面那湿淋淋的屄门,自然就明白了七嫂的状况。知道眼前这
    个骚屄浪妇已经淫心大动了,自己连前戏都可以省了。
      天狗脱下裤子,上了炕,这个时候七嫂见天狗的大屌还没有坚挺起来,
    于是主动的将那软绵绵的大屌含在了嘴里面,一阵舔弄,天狗的大屌就暴
    挺了起来,于是他分开了七嫂的双腿,二话不说就将粗壮的大屌插进了她
    湿淋淋的大屄里面,然后紧抱着七嫂,慢悠悠的肏捣起来,稍微肏了一会
    ,七嫂就觉得不过瘾,于是主动的扭抬着自己的大腚。于是天狗就明白身
    下的女人很饥渴了,于是他紧压着七嫂,开始猛烈的肏捣起来,一时间屋
    里面噗嗤噗嗤噗嗤,呱唧呱唧呱唧,咕吱咕吱咕吱的肏屄声大响。七嫂更
    是让天狗肏的嗯呀噢吆啊呀的浪叫不止。屋里面真是春色无边,淫声四起
    啊。
      在天狗卖力的肏捣之下,七嫂很快就进入了高潮状态,浑身颤抖着,哆
    嗦着,呻吟着,浪叫着进入了高潮。而天狗是越肏越猛,持续不断的将七
    嫂肏入了高潮。一直肏的七嫂高潮了七八次,天狗肏射了精。结束了这次
    肏屄。七嫂休息了一会,看看外面没人,闪身回家了。
      七嫂走了之后,天狗卷了一支烟,一边抽着, 一边继续的编那蝈蝈笼
    ,天狗的手艺很巧,编的蝈蝈笼在省城里面是最好卖的。天狗就发动五兴
    他们上山捉蝈蝈,孩子们赚了钱,使得大人们眼红了,于是堡子里面的那
    些婆娘媳妇们也跟着上山捉蝈蝈了,然后一些没本事的男人在婆娘的督促
    之下也上山捉了蝈蝈。不过只有天狗和五兴知道蝈蝈的好坏。很多婆娘媳
    妇捉的那些蝈蝈卖不上钱的,天狗可怜她们,只好给了几毛钱买下。只有
    天狗和五兴两个人总是捉那些值钱的好蝈蝈。这个诀窍天狗是不会告诉别
    人的,除了五兴。五兴娘则一直编那刷子,天狗总是顺带着去半卖半送的
    处理掉,这样可以光明正大的给师娘钱而不引起井把式的猜疑了。很多人
    跟着天狗赚了小钱,于是乎天狗在堡子里面的名声越来越好,越来越大了
    起来。使得堡子里面原来那些本事人看不惯了。尤其是七哥这样的。他们
    开始明里暗里的和天狗杠上了。这也使得天狗每次肏七嫂时特别的来劲,
    特别的卖力,每当他看到七嫂让自己肏捣的那骚浪模样,那淫叫不止,天
    狗就觉得特别的解气,特别的压在七哥头上。
                一直等着更新,确实是好的作品,



上一篇:酒吧少侠 下一篇:停电消魂


广告